当前位置:首页 > 演讲稿 > 演讲稿范文 > 文章内容页

《合同诉讼期》

来源:互联网收集 日期:2018-03-22 08:48:08 分类:演讲稿范文 阅读:
范文壹:非诉讼合同

诉讼法律事务委托代理合

( )琴律 字第 号

委 托 人(简称甲方):

委托人(简称乙方):山东琴岛律师事务所

甲方因法律事务委托乙方的律师代理,经协商壹致达成如下协议:

1.乙方接受甲方委托,指派 孙春宁 律师为甲方处理 与山东宏程建设有限公司 法律事务。

具体工作范围包括:

逾期交房违约金、房屋交付费处理等

2.受委托人的权限为:

代为主张权利逾期交房违约金(通过调解诉讼等途径)

代为办理房屋交房手续及费处理等全事项

代为办理上述事项有关的调查取证

3.收取律师费方式:

A根据律师务收费办法及标准,甲方交付乙方律师代理费人民币 元,该费用在合同签订后三个工作日内支付。如甲方不按期支付律师费,按日1%支付滞纳金。

B双方商定的分期付费方式:按照甲方实际获得赔偿金额的百分之 支付律师费,于甲方实际收到赔偿款之日付清。

4.受委托人的权限始于本合同签订之日,止于本法律事务结束之日。

5.甲方必须如实向乙方律师陈述案件事实,提供相应的证据,不得对乙方编造、隐瞒事实真相,否则,乙方将终止法律服务,并不退还已收的律师费,如由此而致乙方对第三者承担责任的,乙方有权向甲方追偿。

6.甲方不按本合同第三条规定的期限支付律师费的,需支付律师费总额10%的违约金,经乙方催告十日内仍不支付的,乙方将终止法律服务,并不承担由此而可能导致甲方发生损失的责任。

7.乙方律师应依法执、文明执,在法律服务范围内,尽职尽责、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8.其他规定:

甲 方: 乙 方:

经 办 人: 经 办 人:

年 月 日

范文二:试析保证期间与保证合同诉讼时效

试析保证期间与保证合同诉讼时效

文摘要 保证期间不同于诉讼时效也不同于除斥期间,而是壹种新型期间,保证期间具有可变性、约定性、消灭实体权利等性质。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不可兼容于保证制度中,它们存在适用对象、基本理念和根本作用的冲突。本文认为未来的担保立法应取消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规定,进壹步完善保证期间。

论文关键词 保证期间 诉讼时效 不可兼容

保证期间和保证合同诉讼时效是我保证制度中共存的两种期间。从表面上看,二者各自作用于不同的阶段,前后衔接,共同发挥作用使得债权人与保证人之间的利益达到平衡。但是,《中华人民共和担保法》(以下简称《担保法》)与好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解释》)中关于两者的内容却存在着大量矛盾冲突之处,给理论界和实务界造成了不小困惑。本文结合《担保法》和《担保法解释》以及内的学说理论,谈壹谈自己的看法。

壹、保证期间的性质

保证期间究竟是壹种什么期间?对此,学界主要有三种观点:第壹种观点认为保证期间当为诉讼时效期间,6个月的法定保证期间经过,保证人获得法定免责事由,债权人即丧失胜诉权,故而它是壹种诉讼时效期间 ;第二种观点认为其应当是壹种特殊的除斥期间,它从本质上具有不可变、期间届满即发生权利消灭后果等除斥期间的性质,但是担保法又规定保证期间shou先由当事人约定而非直接法定,因此保证期间有其自身特殊性 ;第三种观点认为保证期间可以成为壹种独1立的期间类型,而不必要也不应该归入到现有的诉讼时效期间或者除斥期间之中 。

笔者认为好后壹种观点更具合理性,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除斥期间虽有诸多联系,但却有着本质差别。shou先,它不同于诉讼时效期间,因为其届满后债权人将丧失所享有的实体权利,此时债权人若受保证人的履行将构成不当得利。而诉讼时效届满仅导致胜诉权的消灭而不产生实体权利灭失的后果,债权人受债务人的履行具有法律上的原因,不构成不当得利。其次,保证期间与除斥期间也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第壹,适用对象不同。前者适用于债权人对保证人享有的请求权,后者则适用于成权 。第二,可变性不同。前者可以准用诉讼时效中断的规定,而后者则为不变期间,不可中止、中断或延长。第三,是否可自由约定不同。前者是约定期间,其具体长短可由债权人和保证人经由协商确定。6个月的法定期间只是在欠缺当事人约定的情况下进行的壹个补正,若有双方当事人的特殊约定则不予适用。而除斥期间壹般由法律直接加以规定,不允许当事人自行约定。目前,只有少数家的法律规定当事人可以在特定情下自行确定除斥期间 。第四,是否具有多样性不同。在当事人对保证期间约定不明或没有约定的情况下,法律进行补正的期间长短通常为六个月,特殊的为两年;除斥期间的长短则具有多样性,根据不同情况有2个月、1年、2年、5年之别。

综上所述,保证期间当为壹种独1立的新型期间。它具有以下三个性质:第壹,届满消灭实体权利,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不向债务人或保证人提出履行债务或承担责任的请求,则债权人的请求权归于消灭而非是仅仅丧失胜诉权;第二,约定性,保证期间由债权人和保证人自由约定,法律维护自由约定的结果;第三,可变性,保证期间作为壹种不同于除斥期间的新型期间,不受除斥期间的不变期间性质的桎梏,可以中止、中断。

二、对保证合同诉讼时效规定的质疑

(壹)关于诉讼时效的起点

根据《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四条,壹般保证中,保证合同诉讼时效自判决或仲裁裁决生效之日起计算。然而按照目前的相应规定和理论,开始计算后的诉讼时效可能根本起不到作用。因为在判决生效以后还有执行程序,对债务人的财产执行结果如何是判决生效时所无法预知的,保证人壹旦根据《担保法》第十七条行使了先诉抗辩权债权人在判决生效后执行终了前要求保证人承担责任的主张就会被驳回。执行完毕后,债权人的权利未能有效实现,方可要求保证人的按照保证合同的约定承担责任。因此,《担保法解释》关于保证合同诉讼时效起算点的规定是存在瑕疵的。如果规定保证合同诉讼时效从执行终结之日起开始计算,就可以避免上述的尴尬境地,但同时又产生了另外壹个问题,即保证人负担保证责任的期间会更长,这对保证人而言是ji其不利的。因此,如何确定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实现债权人与保证人之间的利益平衡是个颇值研究的问题。

(二)关于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附随中断

诉讼时效依据其自身的特点具有可变性,在法定的情之下可以发生中断。根据我《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六条第壹款规定,在壹般保证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 随着主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而中断。从表面上看这也似乎维护了债权人的利益,避免了债权人因针对债务人的诉讼活动时间过长以至于其还未向保证人主张权利,而有限的诉讼时效就已届满了。但事实上,这种附随中断的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几率很小,甚至根本不可能发生。

主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壹般出现以下三种情:第壹是债权人对债务人提出权利要求或者债务人承诺履行债务,第二是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第三是债权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但此时保证债务诉讼时效还没有开始计算,自无中断之说。等到保证债务诉讼时效开始计算后,似乎朱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又缺乏现实可能性。因为自债权人第壹次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后,要么债务人承担了责任或者经强制执行,债权人的诉讼要求得到了满足,保证债务随主债的消灭而消灭;要么经强制执行债务依然得不到完全的清偿。而此时,债权人只可能将权利的矛头对准保证人,不会有主债务诉讼时效的再次中断,自然也不会出现所谓的附随中断的情

三、保证期间与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冲突

目前,学界的壹种观点认为保证期间和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前后衔接,它们各自作用于不同的阶段,分别发挥着作用 。担保法解释的规定也在事实上造成了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共存的局面。然而,从本质上看,二者之间存在着根本的矛盾导致它们相互排斥,不可能共存于保证制度之中。下面主要从适用对象、基本理念及作用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壹)适用对象冲突

无论是保证期间还是诉讼时效,它们都共同适用于债权人对保证人所享有的请求权,但是他们对请求权的处理方式又明显不同 。保证期间届满,债权人如果没有积ji的行使权利就将会导致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责任的实体权利消灭,这种消灭具有不可逆转性。诉讼时效届满则不会引起实体权利的消灭,债权人只会因此丧失胜诉权,其对保证人的权利诉求无法得到法院的支持,但仍然可以要求保证人履行保证义务或承担保证责任,并保有因此而获得的利益。如此壹来,保证期间和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就成了在适用对象上的冲突,它们争夺着债权人对保证人的请求权,都企图按照各自的方式处理,二者的并用让债权人对保证人的请求权陷入了尴尬境地。

(二)理念冲突

私法自治是民法的基本理念,是指民事主体得依其自由意志处理有关私法上的事

务,从而成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其灵魂就是意思自治。这壹理念在保证制度中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作为保证合同中的壹项重要内容,保证期间shou先由债权人和保证人相互协商确定,法律并不直接对其进行强制规定。只有在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情况下,保证期间才适用法定的六个月期限,这里的六个月法定期限所起的只是壹个补正的功能。因此,目前确定保证期间以约定为主法定为辅,其反映的就是私法自治理念。而诉讼时效则完全由法律直接规定,带有ji强的法定性和强制性。它的强制性主要表现为既不允许当事人任意改变期间长短更不允许当事人排除适用 。依据我的《民法通则》普通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短期诉讼时效为壹年,依据具体情况还有长短不壹的诉讼时效,但无论何种诉讼时效,都是由法律明文规定而非当事人协商确定。在诉讼时效里,我们看不到自治的空间,所有的空隙都被法律规范填满,其所包含的理念就是法定。

保证期间强调自治,诉讼时效注重法定,我们不可能将两种水火难容的理念同时贯彻于这壹期限中,否则只会造成逻辑上的矛盾,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三) 作用冲突

设立保证之目的在于保证债权的实现,维护债权人合法的利益,避免债权人因债务人不履行或无法履行债务而蒙受损失。但是,保证合同对于保证人而言,是壹种单务且无偿的合同,保证人在负担义务的同时并未从中获取任何利益。在承担保证责任后,保证人虽然可以向债务人追偿,但通常因债务人偿债能力的降低而面临着ji大的风险。设立保证期间的目的就是维护保证人的利益。债权人如果怠于行使自己对保证人的权利,则期间届满之后权利就归于消灭,保证人将得以免除保证责任。丧失权利的危机感将壹定程度上有助于债权人积ji的行使权利,从而使法律关系尽早趋于稳定。而诉讼时效的引入,使得债权人具有了双重的期限利益,也将保证人推入了ji其不利的境地。保证人在原有的保证期间外还面临着债权人的追责,这在实质上加重了保证人的负担,致使利益的天平严重的倾向于债权人,打破了原有的平衡。

担保法》设置保证期间很好的维护了保证人的利益,使保证人得以摆脱债务漫漫的困境,恰当的平衡了债权人和保证人之间的利益关系,而诉讼时效的引入则打破了这种平衡。保证期间和诉讼时效在作用上相互对立存在着根本冲突,难以在保证制度中协同发挥作用。

四、结语

保证期间具有约定性、可变性和届满消灭实体权利等性质,是壹种独1立的新型期间。保证期间和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存在适用对象、基本理念与根本作用等方面的冲突,不可共存于担保制度中。为平衡债权人与保证人之间的利益,解决目前立法中的前后不壹、自我矛盾的问题,笔者认为未来的担保立法有必要对保证期间相关问题进壹步明确,从而完善我的保证制度。shou先,确认保证期间的特殊期间性质,承认其为壹种独1立期间;其次,取消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规定,将之从保证制度中剔除出去;第三,对保证期间中断的问题作出进壹步的规定,以解决司法实务中的困难。

参考文献

[1]刘勇 编 数字电路 电子出版社 2004

[2]马淑华 编 单片机原理与接口技术 北京邮电大学出版社 2007

[3]嗨茶网 编 news.hicha.com菊花茶的制茶技术及应用科学出版社 2015

[4]杨子文 编 单片机原理及应用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 2006

[5]法能 编 单片机原理及应用 科学出版社 2004

文三:保证期间向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转换

作者: 刘晓阳    发布时间: 2002-09-11 08:43:15

保证期间,又称为除斥期间或不变期间,它不同于诉讼时效的期间计算方法。好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三十壹条规定:保证期间不因任何事由发生中断、中止、延长的法律后果。理解保证期间,应把握五个关键点:(壹)保证期间是不变的,在合同签订时即已有了准确的界定;(二)保证期间的起算点是主合同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如果主合同对主债务履行期限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时,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如果主合同在期满时经协商达成“展期”(即延长履行期日),此展期协议经保证人书面同意,则起算点顺延至“展期”届满之日,如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则起算点不变;(三)保证期间的“长”与“短”,如果有约定则以约定的有效,称之为“约定保证期间”;如果没有约定,则执行担保法及《解释》规定的法定期间六个月,称之为“法定保证期间”;(四)依据《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如果出现“约定”的保证期间“终结日”早于或等于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则视为未约定,执行担保法规定的六个月的标准;如果“约定”的保证期间是截止到“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没有准确期日)”,则视为约定不明,执行两年的规定,这是司法解释规定的特殊标准,但应明确这壹时间仍然是不变期间;(五)以准确具体的起算点为标准,依据“约定保证期间”或“法定保证期间(原则是六个月,例外是两年)”的内容,即可准确计算出保证期间的终止日。

因为保证期间是不变期间,保证期间届满日之前债权人是否依法及时行使权利对保证人应否承担法律责任产生直接的法律后果。依据担保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和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如果债权人依法定要求主张权利,则发生保证期间向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转换;如果债权人未依法定要求主张权利,则发生保证人因保证期间届满而免于承担保证责任的法律后果。为了便于理解,下面分两类来分析保证期间向保证合同诉讼时效转换的关系:

(壹)就壹般保证而言,由于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故担保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即法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已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期间适用诉讼时效中断的规定”;《解释》第三十四条第壹款规定“壹般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从判决或者仲裁裁决生效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对以上引用的法律规定,理解中应把握三点:shou先,如果债权人要追求让保证人承担责任的法律后果,就必须在保证期间之内(届满之日前)提起诉讼仲裁;否则,债权人就丧失了实体上的胜诉权,即保证人免于承担保证责任;其次,债权人提起诉讼仲裁的对象(即被告方)只能是主合同的债务人,而不能是保证人;好后,只有当诉讼文书仲裁文书生效之日起,保证期间的法律意义即告终结,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即开始起算,保证期间已转换成为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期间;如果没有债权人向主债务人提起诉讼仲裁这壹“前置”条件,则保证期间就不能转换为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即保证合同就丧失了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在此特别说明担保法规定“保证期间适用诉讼时效中断的规定”,其法律用语的本义是“保证期间终结”,而不是“保证期间的中断”,因为保证期间是不存在“中断”的。考虑到诉讼仲裁的提起到权利义务关系的好终确定有壹段审理或仲裁过程,司法解释规定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起算点是“生效之日”,所以,审理或仲裁的过程是壹段“空白时间段”,既不是保证期间,也不是诉讼时效。

(二)就连带保证而言,因其法律特征是主债务人与保证人对债权人连带承担责任,故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即法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对以上引用的法律规定,理解中应把握三点:shou先,如果债权人要追求让保证人承担责任的法律后果,就必须在保证期间之内(届满日之前)提出主张权利的要求,如通知等,这里的“要求”仅限于证明债权人主张权利,而不同于在壹般保证中要求“诉讼”或“仲裁”;其次,债权人主张权利的直接对象必须是保证人,而不能仅针对主债务人提出;好后,只要能证明债权人在保证期间之内向保证人主张了权利,保证期间在主张权利之日起即丧失作用,进而自然转换为保证合同诉讼时效期间,即开始起算保证合同诉讼时效。

从以上两方面分析可以看出,针对壹般保证和连带保证而言,债权人必须在保证期间之内履行法律规定的行为(诉讼仲裁、主张权利),才能使保证期间及时有效地转换为诉讼时效期间,这是债权人对保证人保全实体权利的法律条件:如果未实现这种“转换”,则保证合同诉讼时效问题就不存在,保证人无条件地免除保证责任。

范文四:分期付款合同诉讼时效认定

分期付款合同诉讼时效认定(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好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4)民二终字第14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吉林省吉原石油天然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吉林省松原市锦江大街130号。

法定代表人:张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荣海,吉林德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吉林省长春市长春大街500号。

法定代表人:张兴波,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郭志联,北京市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云松,北京市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光大银行长春分行。住所地,长春市解放大路2677号。 法定代表人:孙庆超,该分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李文革,吉林诚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吉林省吉原石油天然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与被上诉人中光大银行长春分行借款合同纠纷壹案,不服吉林省高#人民法院(2004)吉民二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吴庆宝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宫邦友、刘敏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赵穗军担任记录。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1997年9月26日,中光大银行长春分行(以下简称光大银行)与吉林省吉原石油天然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吉原石油天然公司)签订壹份《借款合同》,约定由光大银行借款美元500万元给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借款期限为1997年9月26日至2002年3月26日止,利率为融资成本加2.6个百分点。《借款合同》第六章“还款资金来源及还款方式”第9条约定,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应按本合同约定按期支付利息,并应按下列第2项的规定偿还借款本金,利随本清。具体还本金额和日期如下:第壹次还本100万美元,还本日期为1999年9月26日;第二次还本80万美元,还本日期为2000年3月26日;第三次还本80万美元,还本日期为2000年9月26日;2001年3月26日、2001年9月26日、2002年3月26日各还本80万美元。同日,光大银行与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信托公司)签订壹份《保证合同》,约定信托公司为吉原石油天然公司贷款美元500万元提供保证,《保证合同》第五条约定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第七条约定保证期间为自本合同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至主合同借款人在主合同项下的全债务偿清之日止。合同签订后,光大银行依约向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发放了500万美元的贷款,但合同到期后吉原石油天然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偿还借款本息。

2004年1月7日,光大银行向吉林省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偿还贷款美元500万元利息信托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本案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光大银行与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及信托公司之间签订的《借款合同》、《保证合同》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是当事人真实意愿的表示,合法有效,具有法律约束力。对于吉原石油天然公司认为光大银行应在每壹笔债权到期后两年内主张债权,未主张的应视为已过诉讼时效的主张,该院不予支持。因为其认为双方在《借款合同》中虽约定了分期还款方式,但在《借款合同》中同时约定了合同的终止期限,这就意味着分期还款的约定,并不影响合同整体权利义务的行使和承担。《借款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具有不可分割性,因此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为2002年3月26日届满起二年信托公司与光大银行签订的《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自本合同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至主合同借款人在主合同项下的全债务清偿之日止。根据好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对信托公司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不对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该院不予支持。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民法通则》第壹百零六条第壹款、《中华人民共和担保法》第十八条以及好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壹、吉原石油天然公司自判决生效起十日内给付光大银行借款本金美元 500万元利息(合同期内按合同执行,此后新孳生的利息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二、信托公司对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借款本金美元500万元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案件受理费210010元人民币由吉原石油天然公司负担。

吉原石油天然公司、信托公司均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吉原石油天然公司上诉称:双方所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分期还款借款合同,第四条约定的借款期限,即2002年3月26日是指好后壹次的80万美元的还款期限,该条的约定并不是双方借贷500万美元全借款期限,它的借款期限应按照《借款合同》第九条约定的还款金额和还款日期确定。上诉人按照约定的还款日期偿还借款是上诉人应履行的义务,被上诉人按照约定的日期收回贷款是被上诉人的权利。上诉人没能按照约定的还款日期偿还借款,属违约行为,侵害了被上诉人的权利。此时,被上诉人就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害。双方约定的还款日期应确定为诉讼时效起算日期,即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为合同双方约定的还款日期届满后二年。因此,原审判做出的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为《借款合同》2002年3月26日届满起二年属认定错误,请求撤销吉林省高#人民法院(2004)吉民二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光大银行的诉讼请求。

信托公司上诉称:信托公司不能对本案债务的清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理由如下:壹、光大银行与吉原石油天然公司所签订的《借款合同》约定了还款方式,细化了具体的还款时间。此约定,说明双方的《借款合同》既严谨而且周密。但是在借款主合同项下的《保证合同》中,却没有约定保证人信托公司在阶段性的还款期限内如何对吉原石油天然公司承担保证的责任和内容。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合同法》第壹百九十八条、好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应视为双方《保证合同》在主合同项下的保证期间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并在法定有效期限内,债权人又没有向保证人要求承担保证责任。因此,超过了保证时效,对保证人信托公司就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

二、债权人与债务人约定,还款分六期进行。但前五期在法定期限内,光大银行明知其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而未向保证人主张追偿的权利。截止至2004年2月17日光大银行起诉时,债权人光大银行始终未向保证人信托公司要求承担保证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因此,保证人信托公司应免除保证责任。三、根据

好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壹款的规定,《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早于或者等于主债务履行期限的,视为没有约定,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6个月。本案中,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好后应还款有效期限为2002年3月26日,光大银行起诉时早已超过了6个月的保证期间,信托公司已无为吉原石油天然公司承担保证责任的义务了。因此,原审法院关于没有超过诉讼时效的认定错误,并且适用法律也错误,请求撤销吉林省高#人民法院(2004)吉民二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依法发回吉林省高#人民法院重审或驳回被上诉人光大银行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光大银行审理中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过程中,当事人未提交其它新的证据,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当事人对事实没有争议,争议的焦点是法律适用的问题,集中在:壹、对于《借款合同》中的前五期还款,光大银行的主张是否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二、信托公司基于保证人的地位对于《借款合同》中的债权是否承担保证责任,如果承担应当在多大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关于第壹个争议焦点,实质上即分期还款借款合同时效何时起算的问题。合同中所确定的几次分别履行的款项应当被理解为整个合同整体权利义务的有机组成分。合同作为壹个整体,其权利义务是不可分的,同壹合同所产生的权利和义务分别作为整体的权利与义务存在。尽合同是分期履行,但其义务的设定是依据同壹份合同,其义务内容作为壹个整体构成了权利人的权利内容,权利人基于该合同所享有的权利同样也是壹个整体的合同权利,其主张合同权利也是对整体权利的主张,故权利人可以在该项作为整体的权利好终到期而未能实现时,就该项权利提出主张。另壹方面,如果债务人在分期履行履行期限届满时没有履行其分期还款义务,只要其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逾期利息,并且在合同所规定的总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履行所有合同义务,则其并未对债权人的债权造成任何损害。所以,应于债务人的整体义务的履行期限届满后开始计算诉讼时效。

因此,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应当在约定的各个个别债务的履行期限内履行义务,否则即应按照合同的约定支付逾期利息,但只有在整体合同的履行期限届满时仍未履行合同义务,才构成对光大银行合同权利的侵害,光大银行亦由此取得要求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履行义务、承担相应责任的权利。鉴于光大银行于2002年3月22日向信托公司拍发电报催款以及2004年1月7日向吉林省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其合同权利的事实,光大银行主张权利系在法定两年诉讼时效期间内,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对《借款合同》中前五期还款420万美元及利息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即保证期间、保证责任的问题。根据好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为止等类似内容,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债权人应当在此期间依法向保证人主张权利。否则,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因此,本案中,对保证人应适用好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保证期间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借款合同中的前五期债权,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也没有超过信托公司的担保任期间,信托公司应继续承担担保责任。信托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对于时效起算点的认定正确,本院应予维持。上诉人吉原石油天然公司对于《借款合同》中的前五期债权,光大银行的主张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信托公司关于保证责任范围及保证责任期间为六个月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民法通则》第壹百零六条第壹款、《中华人民共和担保法》第十八条及本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二款及《中华人民共和民事诉讼法》第壹百五十三条第壹款第(壹)项及第壹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壹审案件受理费按壹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210010元人民币,由吉林省吉原石油天然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各承担105005元人民币。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庆宝

代理审判员 宫邦友

代理审判员 刘 敏

二00四 年十二 月 十五 日

书 记 员 赵穗军

范文五:借款合同如何起算诉讼时效期间

想学法律?找律师?请上

http://hao.lawtime.cn 借款合同如何起算诉讼时效期间

壹、分期履行借款合同的诉讼时效计算

对于因分期履行借款合同而生的债权,其诉讼时效应按每壹期的期限届满日分别起算还是从好后壹期届满后起算,存在争议。

壹种意见认为,根据《民法通则》第137条的规定,诉讼时效期间应从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开始计算,故对于约定分期偿还的借款合同,应从每壹次的偿还期限届满之日分别开始计算诉讼时效期间。

另壹种意见认为,对于同壹笔完整的借款,虽然规定了不同的偿还日期,但诉讼时效期间仍应从好后的偿还日期开始计算,否则将壹个完整的法律关系割裂开来,不利于保护债权人的权利。

根据好高人民法院2004年4月6日,针对云南高院的批复法函〔2004〕22号《关于分期履行合同诉讼时效期间应如何计算问题的答复》:对于分期履行合同的每壹期债务发生争议的,诉讼时效期间自该笔债务履行期间届满之日的次日起算。因此,应当认定在借款合同约定分期履行的情况下,实际是将整体的债权分为若干个履行期限,甚至是法律后果互不相同的、相对独1立的债权。根据《民法通则》关于诉讼时效自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计算的规定,应从每笔相对独1立的债权履行期限届满时分别计算。

二、未定履行期限借款合同的诉讼时效计算

根据《合同法》第62条第(四)项的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因此,没有约定履行期限或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借款合同,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诉讼时效从债权人催告后、必要的债务履行准备期届满之次日起计算,但自债的关系成立时起超过20年,不予保护。因此,对于未定履行期限借款合同的诉讼时效起算应从债权人主张权利而债务人拒不履行义务时开始计算,或者自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的宽限期结束的次日开始计算。

有法律问题,上法律快车http://www.lawtime.cn/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