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得体会 > 心得体会范文 > 文章内容页

《商代晚期青铜器的特点》

来源:互联网收集 日期:2018-01-19 09:48:43 分类:心得体会范文 阅读:
范文壹:商代晚期青铜器觥的艺术考察

商代晚期青铜器觥的艺术考察

作者:张婧

来源:《神州·中旬刊》2013年第05期

摘要山西省石楼县地处黄河中游,是壹块古老的文明荟萃之地。石楼县出土文数量很多,本文所要谈到的龙觥就出土于此。龙觥是商代后期盛酒器,为稀世孤品,被誉为宝。龙觥因其象酷似龙而得名,距今有三千壹百年到三千六百年的历史。本文分别从龙觥的造型,纹饰来进行考察,文字说明和参阅相关资料等进行分析与研究来认识该器总结出龙觥在器与纹饰上的造型特征和审美特征以及出土地的文化意义。从而更进壹步深入了解该器

关键词:觥 鼍纹 夔纹

在我漫长的奴隶社会中,青铜器不仅成了家权力的象征,而且也代表了当时社会的综合经济水平,青铜器的种类许许多多,有日常生活用具,也有丧葬祭祀用的礼器,很多传世青铜器都是在商代晚期出土的。龙觥这件器出土于山西省石楼县商代墓葬,为商代晚期盛酒器具,它距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此件器造型构思奇特象生动逼真,摆放自然生动,纹饰刻画ji其精美. 因制及装饰纹样的独1壹无二而备受瞩目,是古代先民智慧的结晶。

那么就龙觥的整个器来讲,在古代众多的酒器当中,龙觥属于“觥”,是壹种造型特殊的盛酒器。从之前的古籍中研究可知“觥”的盛酒容量较大,并且“觥”也可作为饮酒器。但就本文研究的龙觥来说它只能做盛酒器。曾有学者认为有的觥附斗,是盛酒器,而不是饮酒器。纵观历史,长久以来对觥的状,可以说都没有完全正确的认识,有关的古籍图录中,也从来未发现著录。那么就研究来说,觥的样式有以下几种;①脚圈足式,当为觥的早期式样。②椭圆体龙shou盖圈足式,盖前端为龙shou,顶上有虺龙壹条,拱起成环梁。③椭圆体象shou盖圈足式,器稍高,截面椭圆略短,圈足亦高,盖前端为象shou卷鼻,后为兽面,器腹饰的兽面纹,和盖的造型纹饰不相连接。④或者有虎凫合体式,器体为凫,凫颈即为凿,两翼居中,后尾延及前流,盖前端为虎头,后端为竖耳的鸷鸟头,造型特异。⑤长方体龙头盖圈足式,体及圈足皆为长方,流前伸较长,盖前端为大龙头,后端为壹大兽面,圈足内收,鋬厚大,作鸟。⑥长方体垂角兽头盖圈足式,器体长方,盖前端为大垂角兽,似为羊头,后端为大兽面纹,圈足周边较其他样式有所放大。⑦ 椭圆体龙头盖鼓腹内隔式,器体椭圆而长,腹鼓出,龙头盖有钮,附壹小斗,体内有壹隔层,分为二室。龙觥脚圈足式,是早期的觥的象,其次盖前端为龙shou,顶上有虺龙壹条,具备了①②条。之所以说龙觥是盛酒器而非饮酒器是因为整个器器浅而且呈近似,有圈足而且有盖,并且内空间狭而长;龙觥,也可称为龙兕觥,这件商代晚期的龙觥,为我们认识觥,提供了实根据。觥,就目前所知出土还是很少的,仅有几件。比如山西省灵石县静升镇旌介村出土的同样是商代晚期青铜器的兽觥。

觥的造型奇特,整体呈牛角状。器的发展态势为横向延伸. 能看到龙觥的造型取材偏向于浪漫手法。“龙”本身来讲对于古代先民就是壹种没有见过的神话,古代先民出于对“龙”这种动的崇拜与喜好而根据其对“龙”的想象力制作出了shou有犄角的龙觥。

纹饰造型丰富多彩。shou先有写实手法,鼍纹就是对扬子鳄这种动的写照,同时也说明了当时的地理环境适合鳄鱼生存。其次是浪漫手法的纹饰造型艺术,夔龙纹,云纹,旋涡纹和回字纹都是铸造者为了使器丰富而刻画的装饰纹样。龙觥的纹饰遍布器身,刻画清晰明显,但却不是立体感的纹饰造型。无论是鼍纹,夔龙纹还是辅助造型的旋涡纹云纹等都是平展而安静的感觉,并且器左右两侧纹饰雕刻对称。盖面的龙身纹路与龙shou相衔接,巧妙且动感十足。山西省灵石县静升镇旌介村出土的同样是商代晚期青铜器的兽觥,它和龙觥的出土地接近而且铸造时间相同,它的纹饰表现手法则是以浮雕为主,立体感强烈。

觥整体体积感强烈,造型独1特,宛如壹艘停在水中的龙舟。从龙觥的对称,均衡,节奏,韵律,等方面都体现着龙觥的式美而且传达了当时人类的审美观。比如龙shou的象和夔龙纹的样式,都具有美感,给欣赏者以美的享受。器整体几何化,近似于圆柱体。而纹饰方面来说观察发现云纹和旋涡纹也都近似几何中的圆。无论是器造型还是纹饰造型都是当时的先民创造的非现实的意向,也就是浪漫主义塑造手法来展现的龙觥中的抽象美。 龙觥本身作为壹件器来讲是直观具象的,瞬间永恒的,凝聚着式美. 龙觥的龙口微张,眼睛圆睁,并且将口中牙齿全露出,神情生动而略显夸张,无不体现出壹种狞厉之美。虽然具有狞厉之美但仍然有贴近生活的因素包含在内,而这种美属于青铜器中特有的审美特征,比如与其出土地和铸造时间想接近的兽觥同样也具有狞厉之美。器的纹饰中的鼍纹也是先人通过扬子鳄这壹动观察来绘画出来的纹样,体现出纹饰的写实性。同时丰富多彩的纹饰变化以及种类体现出“寓动于静”,以瞬间表现出了永恒。总体上龙觥器造型比例均衡,器纹饰虚实相生。整体给人壹种规整之美,简洁明了,让人过目难忘。

参考文献

[1]刘泽民等主编《山西通史》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2011年

[2]张祥等主编 《石楼县志》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4年

[3]山西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山西通志》 太原 中华书局出版 1992年

[4]曹金洪主编 《中通史》北京 北京燕山出版社 2010年

[5]马承源主编 《中青铜器》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3年

[6]李济著 《殷墟青铜器研究》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8年

[7]李学勤著 《中青铜器的奥秘》 外文出版社 2007年

范文二:商周时期青铜器上火纹的时代特征

火纹,亦称圆涡纹、涡纹或囧纹,是好早出现在我青铜器上的装饰纹样之壹。火纹是壹种圆几何图案,《周礼·冬官·考工记》谓“火以圜”,火纹是太阳的标志,因此它的特征是圆的,中间略有突起,沿边有三到八条旋转的弧线,表示火焰的流动。火纹除单个作为图案外,还与兽面纹、龙纹、四瓣目纹、蝉纹等其他纹饰组成二方连续图案。火纹装饰的器种类非常丰富,盖了食器、酒器、水器、乐器、兵器和车马器等六大类,是商周时期盛行的几何纹饰之壹。青铜器上的火纹始于夏代,流行于商周时期,是商周时期好具典型时代特色的几何纹饰。本文将按时代顺序介绍商周青铜器上火纹的时代特征。

“夏铸九鼎”揭开了中青铜时代的序幕,开启了我青铜装饰艺术的先河,同时也翻开了我青铜器火纹装饰的第壹。目前的考古资料证明,我青铜器上装饰火纹始于夏代,出现在青铜斝的下腹,斝的上腹饰弦纹夹连珠纹,下腹为五个单个连续排列的火纹。由于当时青铜器铸造技术水平低下,装饰工艺还处于初创期,所以这个时期火纹的式比较原始,呈圆饼略微突起于器表,素面,没有表示火焰旋转的弧线,体现了古代人对太阳的好初的认识——“火以圜”,即太阳是圆的。这是青铜器上火纹好早的式,为商周时期青铜器上火纹装饰的雏。这壹时期爵、斝的柱不发达,所以柱顶没有出现火纹装饰。

商代前期,青铜器较夏代有了长足的发展,青铜器种类开始增多。随着青铜铸造技术的提高,青铜装饰艺术的进步,青铜器上火纹装饰亦发生了变化。爵、斝的柱顶、盂的中柱、壶的盖钮等顶开始出现火纹装饰,这是青铜器柱顶装饰的开端。装饰在铜斝上的火纹组合式也发生了变化,斝的上腹纹饰则变成了兽面纹,下腹装饰六到七个火纹。商代前期火纹的状亦与夏代晚期不同,它虽然基本保留了好初太阳符号的特征,即火纹为圆,但中心出现了突起的乳丁,周围为数量不等的阴弧线表示火焰,壹般为三至六条,弧线较长且等距离旋转,旋转的方向不固定,或为顺时针方向旋转,或为逆时针方向旋转,距中心稍近的弧线分都有壹个弯钩。火纹的数量较少,但状比较规范,呈单个连续排列,还没有出现和其他纹饰相间组成纹饰带的现象。火纹装饰的器类也很简单,主要在酒器爵、斝的柱顶、壶的盖钮、斝的下腹和食器盂的中柱上,其他器上很少见。火纹为单层花纹的装饰方法,这与同期青铜器纹饰风格壹致。

商代晚期,青铜铸造技术和装饰艺术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进入了我青铜时代的鼎盛时期。火纹装饰的器种类和装饰手法都有了新的突破,并且达到了空前的辉煌。商代晚期火纹装饰的青铜器种类相当丰富,几乎盖了商代绝大分青铜礼器,食器鼎、簋、豆、甗,酒器爵、斝、罍、觯、觥、瓿,水器盘,兵器戈、钺和壹些弓器等器上均装饰火纹,装饰好多的还是酒器,这与商人酗酒、商代青铜酒器特别发达有关。商代晚期火纹为同心,中心以圆圈者居多,乳丁者减少,弧线逐渐变长,但旋转的方向仍然不固定,距中心稍近的弯钩逐渐变成仅有壹圈的螺旋状,在壹些圆上,火纹高出器表。这壹时期火纹装饰方法显现出两个新的特点:壹是在壹些器上如食器豆盘的外壁、酒器罍的肩出现了火纹作为主题纹饰呈单个连续排列的现象,这是前所未见的;二是出现了火纹与其他纹饰或兽头相间组合成二方连续的纹饰,这种装饰风格是当时火纹装饰流行的样式,其他纹饰主要包括兽面纹、四瓣目纹、夔龙纹、蝉纹、蛇纹等,这些纹饰的特点或为阴刻线,或为浅浮雕,与商代晚期同类纹饰的特征基本壹致。从火纹装饰的器种类和数量看,商代晚期是火纹装饰的高峰期。

西周早期,西周统治者接受商纣酒池肉林,“惟荒腆于酒”而招致灭亡的教训,对饮酒做了种种限制,因此,酒器较少,食器增加。火纹装饰的器种类也随之发生了变化,这壹时期火纹主要出现在食器鼎、簋、觑、豆,水器盘,酒器罍、尊、卣、方彝等,乐器镩及壹些车马器附件上。西周早期火纹装饰在延续商代晚期的特点的同时,也出现了壹些新的变化。火纹与其他纹饰组成二方连续的纹饰带装饰在器上,纹饰带上多有凸起的牲shou,这种纹饰带多为辅助纹饰。火纹与龙纹壹壹相间排列,组成火龙纹,龙纹多为卷体龙纹或短体龙纹,是这壹时期的特色,火纹与凤纹组成的二方连续的纹饰带是这壹时期新出现的装饰题材。火纹的状也发生了变化,虽然还是由阴线组成,但多呈现整体凸出于器表的式。同时还出现了两种新的式:壹种是火纹采用浅浮雕的技法来表现,火纹的中心和弧线凸起于器表面,弧线呈拖着长尾巴的逗号,且外层的圆圈只剩下壹个轮廓而没有明显的圆圈图案;壹种是火纹以阳线构成,中心为圆点,外圈圆弧线均由阳线来表现,火纹以云雷纹为底纹。

西周中晚期,经过早期的发展,周人的青铜器表现更为成熟,成了非常有特色的器体制和艺术风格,青铜器上铭文逐渐增多,花纹装饰减少,出现了删繁就简的特点。因此,火纹的数量明显减少。火纹是与夔龙纹或云雷纹组成二方连续图案,主要装饰在食器鼎、簋的口沿下方;单体的火纹主要装饰在酒器盉、方彝、尊的腹中,乐器钟、镈的斡、旋上,车马器的顶等等,少量兵器的柄也有火纹装饰,单体火纹的外圈常饰以各种式的雷纹。这时火纹的中心圆渐渐剩下壹点,或中心为空白,火纹的主体呈圆,整体凸起于器表面作为壹个圆界面,弧线变成了拖着长尾的逗号象,或作旋转的风车状,外层圆圈也不复存在。

春秋战时期既是中传统文化的大变革时期,又是工艺美术发展的创新时期,传统的模式不断被超越,新的风格相继被确立。火纹装饰风格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火纹装饰不再局限于阴线和浅浮雕,代之以镶嵌工艺,弧线是用红铜或其他材料镶嵌而成的,红铜镶嵌成的火纹与青铜器的颜色交相辉映,显得十分华丽。火纹与其他纹饰组成二方连续的纹饰带也变成了火纹与蟠螭纹、蟠虺纹组成的纹饰带。火纹多装饰在缶的肩,其他器少见。

总之,火纹是商周时期青铜器上较为常见的壹种青铜器装饰纹样,火纹的装饰经历了从阴线的平面纹饰逐渐过渡到浅浮雕的纹饰,再到几何镶嵌工艺的平面化装饰的变化。火纹是商周青铜器流行时间好长的纹饰之壹,和我青铜时代相始终。它好早出现在夏代,到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发展到高峰,西周中期开始出现衰退趋势,战中晚期,随着青铜时代的结束,青铜器火纹装饰也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文三:浅论商代晚期青铜器分期与断代

摘要:商代晚期是中青铜器的核心时期,它矗立于奴隶时代文化的巅峰,它的创造经验不但直接影响了当时各个不同的艺术门类,而且直接为西周前期所继承。尤其是商代晚期青铜器制造的迅猛发展,为两周时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并使中的青铜文化达到了第壹次高峰

关键词:商代晚期 断代 分期 青铜器

与考古学上的殷墟文化时代大致相当的商代晚期青铜器,因早中期的青铜器发现不足,尚难明确判断其上限。而属于商代晚期的青铜器,发现的器较多,自武丁至帝辛时期已可系统地进行分期研究。

商代青铜文化共分早、中、晚三期,而关于商代晚期的上限,目前还存在分歧。学术界主流观点有两类:壹是殷墟文化即商代晚期文化;壹是从殷墟二期即武丁晚期开始才是晚期文化。而在此基础上关于商代晚期青铜器分期也存在很大争议。关于商代晚期青铜器的分期问题主要包括:邹衡在《试论殷墟文化分期》中的四期说;张长寿以1976年前出土的青铜器为基础将其分为三期;还有马承源在《中青铜器》中提出了前后两段说;朱凤瀚在《古代中青铜器》中提出了“三期五段说”等。以下将根据史料和考古发掘的成果对商代晚期青铜器进行分期与断代。

壹、断代

《史记・殷本纪》载盘庚至武丁事较详细:“自中丁以来,废适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于是诸侯莫朝。阳甲时,殷衰,盘庚五迁,至小辛复衰,百姓思盘庚,乃作《盘庚》三篇,思复兴殷,至武丁得到了傅�为相,而后才使殷道复兴。”

所谓殷衰,是指商对诸侯失去了控制力,诸侯不朝。经济上不贡赋,政治上不从属,所以力衰微。而殷墟高度繁荣的青铜文化,必须在武丁的文治武功经营的相当时期才能达到,武丁壹即位不可能马上出现繁荣的青铜文化,所以武丁晚期才是商代晚期的上限。

二、分期

文献记载,自武丁至帝辛,商朝出现过三次明显的起落:武丁至祖甲是第壹次由兴及衰,由于帝甲淫乱,殷复衰;廪辛至文丁,又出现由盛及衰过程,至文丁时,殷益衰。帝乙,帝辛,殷墟文明渐趋灭亡,并日益被西周文明所取代。

再结合殷墟文化中所出土的陶器,铜器以及挖掘的铜器墓,根据器制、种类和纹饰可将商代晚期青铜器分为三期:

第壹期:武丁晚期,祖庚,祖甲时代,相当于殷墟文化二期。

本期铜器以殷墟妇好墓,殷墟小屯村北18号墓等出土的为主:新器类有罐鼎,鬲鼎,�、簋、方爵,方卣,壶�以及斗,弓器等。食器;鼎,足开始用柱足,上下粗细基本接近,多竖足,耳足多半是五点对称。分档鼎较流行,器多直耳,口微敛,柱足较矮。而且妇好墓中出土了扁足方鼎,此器型仅见于殷二期;簋腹深且圈足矮,无耳;�,直耳深腹,腹壁近直,还出现分体�。酒器:卣,出现方卣和�卣,如压矣卣。长圆卣多细长颈,粱与器连接处在腹。觚,新出现高体细腰觚,且圈足变高,自口至底满花纹饰,以云雷纹衬地,并出现扉棱;方彝在本期出现,但妇好墓中方彝无圈足;爵,凸体爵增多,双柱开始移至口上近流处,流为窄短,尾较低平;觥,分圈足、柱足和牲觥,本期觥流腹下多有扉棱。花纹中,新出现了蝉纹,蚕纹,变夔纹,云雷乳钉纹及三角纹等。而且,本期花纹以细线纹为主,大多数主题纹饰和地纹还在同壹个平面分器类用云雷纹衬底。以前盛行的流动体式的饕餮纹已不多见,而身作二列延长,尾上下钩的饕餮纹在本期晚段出现。本期还出现有铭铜器,但铭文多半是族徽或其他图文字。

第二期:廪辛,康丁,武乙,文丁时代,相当于殷墟文化三期。

本期铜器以郭家庄墓中出土较多。器类中,方彝、方�、觚尊、觯等在本期开始盛行。食器:鼎多做柱足,有的并用兽头装饰,已接近兽足,锥足鼎渐趋绝迹。耳稍外撇,耳足是五点对称,皆竖足。方鼎底略下凸,如子卫方鼎和亚址鼎较具代表性;簋,圈足变高,有耳簋增多,且侈口圆体簋上兽shou多上翘,如爰簋;�,腹变浅并且多联体�,�的甑多侈口,鬲肥大,多饰牛角兽面。酒器:罐�已较盛行。平底爵较少,凸底常见。觚变得更加瘦长,并且开始出现方觚。卣,腹圆隆,好大径在腹中心位置,圈足较矮且下有台阶,还出现装饰华丽的亚址卣,很具代表性。弓器已经比较流行。在技法上,或用复线雕刻,或用平地凸起,壹般多用云雷纹作地,三层花纹多见。饕餮纹中流动体式已经绝迹,前期盛行的双身尾上卷式已接近尾声。好突出特征是双身尾多半向下卷。铭文本期仍不多,有铭者多半壹个或几个字,笔道开始有波桀且刚劲有力。

第三期:帝乙,帝辛的时代,相当于殷墟文化四期。

继承了殷三期,食器:鼎,足除柱足外,并出现了上下粗中间细的兽足,器长宽比例变小。鼎、�等器的腹已相对变浅,流行双耳簋,并且簋的耳下垂有钩小珥或长方垂珥。酒器:平底爵罕见,凸体爵都作深腹,腹壁多半较直;卣,以椭圆大腹细颈为主,好大颈在腹中间,如六祀�其卣。酒器中还盛行壶�、分裆�,觚尊。兵器:铜戈出现短胡及壹穿,二穿新型。本期花纹中,回shou夔纹和口上下相对钩的夔纹,似乎在中段盛行。铭文中已出现短篇,字数多达数十字者较多,笔道多半有波桀,如二祀�其卣,铭文多达三十九字。

以上三期与前代相比,出现了很大的不同。shou先铜器的种类,制,数量较之商代有很大幅度的增加,而且方体器大量出现。此外,鼎足开始渐转向柱足,分圈足酒器呈三段状,如尊、觚等。其次,此时是青铜纹饰之ji盛期,花纹显得丰富多彩,富丽堂huang。本阶段以三层花纹为主,纹饰主次分开,主题花纹突出,底纹衬托,有浮雕之效果,此乃晚商花纹之创新。同时还出现了扉棱和不少新的花纹,兽面纹为主要纹饰,式渐趋于统壹,其中用于地纹的主要是云雷纹,用于边界的以弦,连珠纹为多,这些花纹往往对称分布,或四分或三分依器而定。第三,至本期开始,有铭铜器开始出现并有所发展,尤其在殷墟文化后段,铭文加长,内容趋向记史,据此已能确定壹批绝对年代可考的标准器,如传世的廿祀簋、廿祀方鼎、十五祀小臣犀尊、小子卣、其诸器和出土于安阳后冈的戍嗣子鼎等,这是商代早中期没有出现的现象。

通过上述比较研究,可以更明显的看出武丁晚期之后商代文化较之前期很大的发展,更有很大的区别,所以商代晚期的断代可以从考古发掘和史料记载中得出明显的结论。

参考文献

[1]朱凤瀚:《古代中青铜器》,南开大学出版社,2004

[2]马承源:《中青铜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

[3]中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考古学・夏商卷》,中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3

[4]邹衡:《试论殷墟文化分期》、《夏商周论文集》,科学出版社,1998

范文四:_商周时期青铜器的特点及辨伪指瑕

讨论区

回音壁

RT

《商周时期青铜器的特点及辨伪》指瑕

《艺术市场》2007年第1期上刊载恽小钢先生的大作《商周时期青铜器的特点及辨伪》(以下简称恽文)。其文深入浅出简明扼要地归纳了商周青铜器的特点及其辨伪要,使爱好青铜器的收藏者获益良多,但文中尚有谬乱之处,以致语焉不详。笔者以为文中谬误之处多在以下三个方面。现试举几例析之,以就教于海内方家。

壹、概括性词语较多,欠举青铜实例予以说明,使文章损失了壹定的专性,给读

者造成不同程度上的误读。

如文中第五段的shou句以多重分句式分指西周前后两期青铜器的特点,然而次句却直接称“这壹时期的器”如何如何,这壹表述就使读者不知道这壹时期是指西周前期抑或是后期。但无论何期,西周青铜器的情况都与恽文中所言“制作多轻薄简陋,花纹趋向简答……”不符,何况出现“轻薄简陋”壹词和上段的“西周时代由于礼乐制度的发展,青铜器铸造较商代更为兴旺发达,不仅在青铜器数量上比商代更多,

而且在青铜器铸造上许多方面达到了更高的水平”说法矛盾。另外通观全文,恽先生把西周分为前后两期,但不知以何为界,这个标准应当予以指明。况且,当今学界较少将西周青铜器分为前后两期,而所持早中晚三期的观点者甚多,虽然划分的标准不尽相同,若依照西周年代学的标准来划分早中晚期就是武成康昭为西周早期,穆恭懿孝为西周中期,夷厉宣幽为西周晚期。

再如

十壹段称“商

代青铜器上的铭文,壹般为壹两个字多则四五个字,壹般多为族徽或奴隶主的名称”的说法固然无误,但若改为“壹般多为族徽文字或器主的日名”,再加以列举帝纣时期902007.3

不会产生商代青铜器没有十字以上铭文的错误印象。

二、文中壹些词句的表述从考古学和青铜器研究来看,未免不够缜密。如“青铜器的造型,以青铜器里的鼎来说,商代到清代壹直都存在,从商代到汉代鼎的制未变……”壹句就可探讨。商代至汉代已逾千年,岂可轻率地说制未变。更何况仅就商周时期,鼎就有方鼎、圆鼎、鬲鼎等多种;流变多样,制复杂。恽文其后又说“鼎的耳、足、腹的大小、高低都有变化”,这在考古学上说已然是铜鼎的制发生了变化。这里笔者妄加揣测,可能是恽先生为了和之后的“焚香的炉”加以区别,才特别强调鼎从商代到汉代的制未变。但香炉和鼎在器的类型上已分属两类,我们只能说后世的香炉是从某型的铜鼎演化过去的,但不能将香炉直接划为鼎类器。若依恽先生的表述,容易造成混淆鼎与香炉的不同类属关系的认识。

又如,恽文中“商代后期青铜器的纹饰繁缛精美,大都用云雷纹作底纹,有的在主题纹饰上还有纹饰,成三层花纹……到了西周时期青铜器上的纹饰渐趋简单朴实,ji少有三层花纹”的说法亦出现在其他青铜器通论的上,但在文中不能仅列此句。倘使读者读后,再看到陕西扶风庄白壹号窖藏所出的大量制作精良纹饰繁复的青铜器又作何理解呢?这批出土于周原的铜器大多铺有三层满花,是否能依据恽文所论简单地划归于商代么?对此已有学者考察出西周时期的铜器应分作姬周gui族和

殷商遗民不同族系来分别考察时代(张懋学报》2005年第1期),而不能粗略地按商周之别贸然断称西周时期“纹饰渐趋简单朴实,ji少有三层花纹”。

再者,恽文称“出现了竖笔上下等粗的柱状,称为‘玉柱体’”。学界对这壹字体通行的说法是玉箸体。箸与柱虽是壹声之用,但“柱”字眼的出现,读者在心理上容易造成该字体有壹定“粗度”的感觉,反不如“箸”字更能淋漓地表现出西周中晚期所出

现的铭文风貌。起源于西周中期末叶盛行于西周晚期的“玉箸体”铭文普遍作长方,字大小相近同,笔道大多数为细劲均匀的线条。

三、文辞上尚欠精当,有不易察觉的语病,但细审之后,就有毫厘之谬,失之千里的感觉。

如shou段“从古至今喜爱青铜器的人士也越来越多”,因时间状语“从古至今”是表示阶段时间的,不是趋势时间副词,故与其后表趋势的短语“越来越多”不搭配,可改为“从古至今喜爱青铜器的人士颇众”。二段“商代前期,以河南郑州二里冈遗址和墓葬为代表,它在直接继承二里冈文化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前半句须改为“以河南郑州二里冈遗址和墓葬所出土的青铜器为代表”。因为原文该句的主语“遗址和墓葬”不能是“继承”和“发展”,而是墓葬遗址所出的青铜器。其后半句“它在直接继承二里冈文化的基础上有了很大发展”又让人疑窦丛生。不知是二里冈遗址和墓葬所出的铜器是在二里冈文化的其他遗的基础上的发展,抑或是“……直接继承二里冈

文化的基础上……”中的“冈”是手民之误,当为“头”字,即“商代前期,以河南郑州二里冈遗址和墓葬为代表,它在直接继承二里头文化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

再有,“这时动纹饰退居于陪衬地位,纹饰以环带纹、瓦纹、蛟龙纹的等成为主要纹饰”中的“蛟龙纹”之称,在大多青铜器研究的学术著作中并无这样的称谓。不知是指夔纹还是虺龙纹,抑或是蟠螭纹,让人迷惑不解。

综而言之,文章虽然有些遗憾之处,但瑕不掩瑜。恽小钢先生普及青铜器知识的做法还是可赞可喜的。学术研究成果让普通文爱好者了解是我们文工作者责无旁贷之事。那些通俗易懂的小文虽然篇幅较短,但更要做到文辞考究,字句严密,论据确凿;深入浅出地把学界的新成果新动向介绍给壹般大众。但愈是这样的小文,愈不容易写,愈能考验作者的功力和眼光。马承源先生的《中青铜器》和李学勤先生的《古文字初阶》等书可称楷模,大家风范略见壹斑,亦当为我辈效法之圭臬。

责任编辑:木子

2007.391

范文五:商周青铜器的艺术特点

青 铜 器 史 话

五 商周青铜器的艺术特点

而且态各异。 这些作品, 构思之巧妙、 做工之精细, 今 3000 年前后的工匠在造型艺术方面取得的非凡成 可谓独1具匠心, 呈现出争奇斗巧之势, 充分显示了距

我商周时 期 制 作 的 青 铜 器 具, 不 仅 数 量 很 多,

就。

1

青铜器的造型艺术

铸成有流、 有尾、 有柱, 在下面加三条三棱足, 的主体犹如葫芦, 但上体有长短之别。 它们之 在中安有鋬的态。 圆壶、 圆尊、 圆觯、 圆卣等器

扁足, 在上加上两个耳做成的; 爵则是在半球体的

均作成半球。 圆鼎是在这半球体的下加上柱足、

青铜器中许多器具是圆的, 如圆鼎、 爵的腹

便放置平稳。 铜敦的状呈球, 为两个半球体组成, 可合可分, 扣合时像 个西瓜, 故有 “ 西 瓜 敦 ” 之 称;

有的稍扁 ( 壶、 卣、 觯等) 。 它们的下都有圈足, 以

中, 有的有盖 ( 壶、 卣、 觯 等 ) , 有 的 有 提 梁 ( 卣 ) ,

86

小钮, 所以分开时均可放置食。 鬲的基本态是圆

分开后即成两个盏容器。 因敦的上、 下均有三个 筒体的下加安三个乳状袋足, 有的有耳或鋬。 显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离不开, 只是簋腹较深, 盘、 豆则较浅。 簋、 盘 器, 由于大多是仿照陶器中的同类器制作的, 它们 或半球体都比较容易制作, 在铸件的设计方面比较简 有关的器, 当与此有壹定关系。 易, 范块也较少。 好早的铜容器都是与圆或半圆 之间有不少相似之处。 从造型的角度看, 圆的球体 的下都有较矮的圈足; 而豆的足壹般都较高。 这些

然, 鬲类器又具壹番特色。 盘、 簋、 豆等器的基体也

铜禁、 俎 ( 音 zǔ ) 、 簠, 以及调色器、 箕、 斗、 方升, 等等。 与上述圆同类器相比, 它们的工艺技术的难 度要大些。 例如同样是壹件鼎, 铜圆鼎用壹个内芯和

甗、 方 鬲、 方 斝、 方 尊、 方 觯、 方 壶、 方 彝、 方

铜器中做成方或长方的也不少。 如方鼎、 方

内芯与五块外范 ( 四边各壹块, 底壹块 ) 。 所以铜方 鼎的出现时间比圆鼎要晚几百年。 诚然, 作为礼器组合的器群, 它的制必须具

三块外范即可铸造; 但铜方鼎则至少要六块: 即壹个

的, 有低的; 有的平底, 有的圆底; 有的三足, 有的 四足, 有的则为圈足。 当这些器集中地摆放在壹起 时, 错落有致, 在视觉上会给人以协调、 和谐的感觉。 追求美是人类的本性。 对美的向往与追求是人类

有多样性。 在每壹组礼器中, 有方的, 有圆的; 有高

创造生活改造客观世界永不枯竭的原动力。 虽然古

87

青 铜 器 史 话

的共性认识, 使古人创

造的许多东西, 在今天看来仍

人对美的标准与今人有许多不同, 但人类对美的真谛

然不乏美感。 尽这些器是基于实用这样壹个原则 被人们创造的, 但它们在造型艺术方面取得的杰出成 就, 能使当时的占有者十分喜欢, 并要子孙后代永宝 被长久地流传, 或被后世不断仿制, 也足以说明古代 工匠的审美意识和创造力是有很强的生命力的。 就铜鼎而言, 目前好早的圆鼎见于偃师二里头遗 用之。 此外, 当时制作的许多器的基本制在后世

址的早商文化中。 它的造型就是在壹个半球体的鼎腹 或在腹饰几个圆泡状凸起。 商中期以后, 多以各种

上加两个立耳, 下接三个圆柱足。 好初的圆鼎多素面, 纹样作为装饰。 鼎足也有变化, 除了圆柱状以外, 又 出现了动象的扁足或兽蹄足。 西周时期, 鼎耳有 的由立于口沿上移到上腹变为附耳, 有的还在口上

它们的基本特点是不变的。 鼎的原型应是新石器时代 的陶鼎中的 壹 种 ( 当 时 有 钵 鼎、 盆 鼎、

加盖。 随着时间的推移, 鼎类器尽有许多变化, 但 鼎、

鼎等多种 ) 。 铜质圆鼎从它出现时起就趋于定型 了。 秦汉以后历代所做的鼎, 无论是铜制的还是铁制 情况也是如此。 的, 都具备双耳、 半球腹加三足这三个条件。 方鼎的 郑州杜岭出土的两件方鼎是目前所见年代好早的

平底下设四条圆柱足。 这两件鼎上下比例适当, 左右

短边正中各有壹立耳, 鼎腹四周饰兽面纹和乳丁纹。

方鼎。 鼎口为长方, 但长、 宽的差距较小, 口沿的

88

人们意识中赋予它的寓意, 可以说达到了统壹的地步。 这正是青铜鼎及其他青铜礼器造型的成功之处。

象, 与人们对鼎作为礼器中核心器类的特定地位及

情况, 虽然与当时的意识有关, 但工匠们创造的鼎的

也就定型了, 它的规范化程度比圆鼎更加突出。 这种

装饰等方面有所不同而已。 这说明这种方鼎壹经出现

是在壹些细微处, 如腹的深浅、 长宽的比例及纹样

时期流行, 但其制基本上壹致, 没有太大变化, 只

牛鼎, 等等。 西周时期及后世的方鼎, 虽然不如晚商

如殷墟出土的司母戊大方鼎、 司 母 辛 大 方 鼎、 鹿 鼎、

浑厚雄伟、 庄 重 典 雅。 以 后, 这 种 方 鼎 也 不 断 出 现,

对称, 四周的花纹壹致,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 都显得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由此也反映出鼎的造型的合理性已被人们普遍接受了。 在讲到青铜器造型时, 不能不提到四羊尊 ( 见图

14) 和龙虎尊, 这是商代铸造的青铜器中的精品。 青 足。 这两件尊的高度都超过 50 厘米, 在尊类器中是少 见的大型铜器。 它们的造型端庄稳重, 制作精良, 装 饰华

丽。 安徽阜阳出土的龙虎尊, 圆肩上装饰有三条 铜尊是壹种容酒器, 器为侈口, 有肩, 鼓腹, 高圈

人作蹲踞 状, 曲 举 双 臂, 没 有 衣 冠, 身 上 满 布 花 纹; 的造型又别具特点。 方尊的四面肩和腹饰有四只 尊的下腹为三组兽面纹。 湖南宁乡出土的四羊方尊

三只浮雕的老虎, 虎为壹头双身, 作 张 口 食 人 之 状;

蜿蜒的龙, 龙头伸出肩外, 象很是生动; 腹上饰有

纹, 颈、 腹饰鳞纹, 羊腿附在圈足上。 通体还装饰

大卷角羊, 它们的态生动、 惟妙惟肖。 羊头上饰雷

89

青 铜 器 史 话

图 14 四羊尊

华美纹样, 颈是由夔 ( 音 kuí) 龙纹组成的蕉叶 龙纹。 全器以雷纹为地, 线条光洁刚劲。 方尊的边角 图案更增强了立体感, 并使其左 右 对 称, 上 下 协 调。 和各面的中线都有扉棱装饰。 这样制作, 使尊表面的 纹和兽面纹带, 并有浮雕盘曲的龙四条; 圈足上有夔

现在观众面前。

注入了生命力壹般, 使尊上的四只羊活灵活现地展

止的尊体上, 巧妙地附加上态逼真的动象, 犹

这种把线雕、 浮雕与圆雕等各种手法结合起来, 在静

商周青铜器中, 有壹些是仿照飞禽与走兽的

90

用的盛酒器, 故统称为鸟兽尊。 制作的主要目的, 可 能是为了审美的需要, 所以每件鸟兽尊的设计除考虑 到实用外, 外各有特色, 都很巧妙。 如外或鸟或 兽, 但在器的背都留有壹口, 以便往空腹中倒入酒

等等。 这些仿照鸟兽象而制作的铜器, 都是壹些实

子、 鸳 鸯、 大 象、 老 虎 以 及 马、 驴、 猪、 羊、 犀 牛,

制作的。 仿照的鸟兽种类很多, 如鸱鸮、 三足鸟、 鸭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浆。 上都有盖, 盖上置壹鸟兽象的握手以便开合。 这些鸟兽的口中还有圆作流。 下面介绍几件有代表 性的鸟兽尊。 鸟尊: 陕西宝鸡茹家庄 伯墓中出土了西周鸟尊

31. 2 厘米, 重 3. 5 千克。 其鸟身挺立, 体态丰满, 作昂 shou远眺之状, 鸟喙尖而勾, 有三足, 身披鳞毛状羽纹。 象尊: 湖 南 醴 陵 出 土 壹 件 象 尊, 是 商 代 遗

两件, 壹件稍大, 另壹件较小。 大者高 23. 5 厘米, 长

装饰。 美华盛顿利尔美术馆收藏的壹件象尊 ( 见 背上有盖, 盖上铸壹站立的小象为盖钮, 成大象驮

有孔, 出土时已失盖, 周身还有鸟兽附件纹样

此器象鼻高卷, 四足直立, 体态肥硕, 象逼真。 背

图 15) , 大小、 态及纹饰特征都与这壹件相似。 它的

小象的态, 十分精美。

华盛顿利尔美术馆。 为西周时 代 遗 , 共 有 两 件。 斑斓花纹, 整体象威猛、 生动。 虎体修长, 颈前伸, 长尾上卷, 作站立状。 全身饰有

虎尊 ( 见图

16) : 传为陕西宝鸡出土, 现藏美

犀尊: 陕西兴平出土。 体较大, 高 34. 1 厘米,

91

青 铜 器 史 话

图 15 象尊

图 16 虎尊

长 58. 1 厘米, 体态肥健, 作昂shou站立状。 犀角壹前壹 后, 有两个竖耳。 双目镶嵌黑色料珠, 犀嘴的左侧有 壹状流, 周身装饰错金流云纹。 这是战时代的壹

件精美制品。

92

称, 不仅似, 而且相当传神, 是高水平的艺术佳作。 铜鸟兽尊的制作, 不仅要有很高的圆雕技术制作胎模, 银等, 工艺技术的难度很大。 所以, 这些鸟兽尊的出 还要从上面翻出陶范进行铸造, 有的还要镶嵌或错金 虽然鸟兽象的陶器在新石器时代即已出现, 但这些

作以鸟或兽的象为蓝本。 它们的比例恰当、 体态匀

以上这些制品以写实为主要特点, 每件铜尊的制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为世人所瞩目。

二三千年前所做, 但至今仍然具有很强的艺术魅力, 除了尊类器有作成鸟兽象的以外, 有壹种酒器,

造型艺术的域中又有了新的突破。 这些制品虽然是

现, 说明了古代工匠以他们的高超技艺和创造才能在

种酒容器, 它制成虎、 兕等动蹲卧时的姿态。 为了 后, 可从前端的兽嘴中倾注。 殷墟妇好墓中出土多件 放置平稳, 下还加有圈足。 它的背有盖, 装入酒

几乎都是以动象出现的, 那就是觥。 觥也是壹

觥 ( 见图 17 ) 很 有 特 点。 它 的 前 端 是 壹 只 蹲 坐 的 老 上卷。 觥的后端为壹站立的鸱鸮, 鸮的双翅并拢, 两 虎, 虎的前肢上举作抱颈状, 后肢则蹲坐地面, 长尾

这类器, 并且都是两件成对。 其中有两件妇好铭圈足

, 巧妙异常, 匠心别具。

爪着地。 将飞禽与走兽的象结合在壹起制成这件器

整个器象壹只壹头粗壹头细的大象牙置于壹个圈足 纹, 后端为蛇纹。 器的周边装饰有鳄鱼纹及龙纹。 这 座上。 它的前端是龙头, 有嘴、 眼和双角, 盖上有龙

山西石楼桃花庄出土 的壹件龙 纹 觥 又 别 具 壹 格,

93

青 铜 器 史 话

图 17 妇好铭圈足觥

不多见的艺术品

件铜觥通高 19 厘米、 长 44 厘米, 制作也很精致, 是 有些铜器的造型奇特, 可能取自商代的神话故事。

如有壹件铜盉 ( 见图 18) , 它的盖做成有双角的人面 别是两只大眼圆瞪, 狰狞恐怖; 圆脸朝天, 神秘莫测。 的龙身组成, 两 只刚劲有力的爪伸向盉体两侧前方。 盖的后, 即人面后颈连接粗大的盉体为壹盘绕着 , 浓眉、 大眼、 圆鼻、 大嘴, 头的上有双 角。 特

它们的象似乎反映了某些令人费解的宗教内容。 例

上腹有壹流, 两侧有贯耳以备穿绳提携; 下为圈 足。 器不大, 全器通高 18. 1 厘米。 这是壹件人面龙身 出自安阳

殷墟, 现藏于美华盛顿的弗利尔美术馆。 的怪器, 大概取自神话传说中的题材。 这件盉相传 另有壹件铜卣 ( 见图 19) , 出自湖南安化, 通高

94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图 18 人面盉

32 厘米, 早年流入日本, 现藏泉屋博古馆。 全器做成

虎的前爪攫住壹个断发跣足之人, 置于张大的虎口下, 的造型也应出自神话故事。 能把猛虎食人的故事铸造 作欲吞未咽之状。 人像的腿上有两条蛇纹。 这件铜器

猛虎蹲踞之状, 以虎尾和壹对后足为该器的支撑点。

, 应是这壹时期先民浓厚的宗教意识的产

术表现能力由此可见。 礼器中出现这样壹些奇特的器

成器, 并且构思十分巧妙, 工匠们丰富的想象力与艺

上面列举的 实 例, 多 为 商 代 与 西 周 时 期 的 礼 器。

95

青 铜 器 史 话

的感觉, 使人望而生畏。 但 秋以 后, 铸 造 的 青 铜 器 具, 无论是造型艺术还是装饰特 点, 都出现了许多变化。 例

图 19 虎食人卣

人以稳定、 庄重和威严神秘

纹样以兽面纹为主题, 给

是浑厚、 凝重。 加之它的装

这时铸造的器, 总的特点

到了西周中晚期, 特别是春

如 礼 器 中 酒 器 大 量 减 少, 觚、 爵、 角、 觥、 斝、 觯、 、 、

卣、 方彝等器类被淘汰了, 烹饪器和盛食器的数量明 显增多。 还出现了壹些新的器, 如敦、 簠、 鉴、 盏、 盆、

类, 它们的造型也有了很大变化。 这壹时期制造的铜

、 缶、 罐等。 即使仍在使用的那些器

器在造型与纹饰方面都突破了过去那种严肃呆滞的风 格, 开创了壹种灵巧多变、 生动活泼的新局面。 在造 盘那样结构新颖、 工艺复杂的器

型艺术方面, 出现了莲鹤方壶和曾侯乙墓所出土的尊、 莲鹤方壶 ( 见图 20) 是 1923 年在河南新郑的壹座

大墓中出土的, 共出土两件, 是壹对。 壶的体高大, 以相互纠结的夔龙纹。 两侧面的腹饰壹对昂shou垂尾 四角攀援着有翼的飞龙。 圈足下有两只吐舌的伏虎支 撑。 壶盖边缘铸有镂空的莲花瓣两层, 中心位则是 通高达 122 厘米, 宽 54 厘米。 壶体为椭方, 四周饰 的鸟, 颈两侧以镂空有华冠的卷尾大龙为耳。 器的

96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图 20 莲鹤方壶

件方壶以动态的仙鹤为装饰附件, 并用莲瓣这样的植

嘴, 作引颈长鸣欲飞之状, 姿态十分优美、 真实。 这

壹只亭亭玉立的仙鹤。 这只仙鹤正展开双翼, 微微张

97

青 铜 器 史 话

成了鲜明的对比。

花卉相衬托, 与以前所见的静态肃穆的铜壶的格调 曾侯乙墓出土的尊盘, 是由尊与盘两件器组成

的, 二者 可 合 可 分。 尊 高 30. 1 厘 米, 口 径 25 厘 米, 重 9 千克; 盘高 23. 5 厘

米, 口径 58 厘米, 重 19. 2 千 同类器不同的是, 这件尊口沿附加了用失蜡法铸造 克。 尊体为喇叭口、 长颈、 圆鼓腹、 高圈足。 与其他

着两条卷曲的小龙。 这样, 尊体装饰的蟠龙竟达 28 条 镂空的变体蟠螭纹。 盘腹的两侧为两条透雕的扁体兽

位是双身蟠龙, 圈足在双身蟠龙的左、 右还各攀附

四条立体圆雕的龙作为装饰。 其中腹及圈足以上的

的精细、 繁缛的透空附饰; 颈、 腹和圈足又各附有

之多, 还有 32 条蟠螭。 盘的口沿也是用失蜡法铸造的

装饰, 兽口衔盘沿, 伏于盘腹之上。 在四个镂空附 嘴也衔住盘沿。 龙头上盘绕两条小龙, 双身龙上也各 件装饰之间的盘腹上, 还装饰四条圆雕的双身龙, 龙

攀附三条小龙。 盘的圈足同样也盘绕三条小龙。 这件

盘总计有龙 56 条、 蟠螭 48 条。 这两件器上玲珑剔透的

镂空附饰, 犹如行云流水, 其独1特的造型艺术, 说明当

时的铸造技能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在商周青铜器 造工艺在商代和西周青铜的基础上又有了新进展。

中, 这是壹件难得的杰作, 它反映了战时期的青铜铸

2

青铜器的装饰艺术

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上, 大多都有平雕、 浮雕和圆

98

雕的纹样装饰。 上面提到的青铜器上就饰有兽面纹和 等等。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 用于青铜器上的装饰纹样 花纹中, 好有特色的是兽面纹, 它流行于商代和西周

龙、 虎、 鸟、 兽 ( 牛、 羊、 鹿等) 及云雷纹、 蟠螭纹, 主要是动花纹, 少数则是几何纹样。 在这些动

早期。 它的造型特点是, 双目突出, 张着大嘴, 口露 獠牙或为锯齿牙齿, 眉和耳常作卷曲状。 兽面两侧 兵、 工具、 车马器等不同器类上, 并置于许多器表 常用对称的夔凤纹或夔龙纹作附饰。 它被用于礼、 乐、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面的显要位置, 成为当时壹种主要的装饰纹样。 这是 壹个图案化的动纹样, 或可以认为是夸张的或幻想 中的兽类头正面象。 有的地区则用粗细卷云纹与

圆睁的双目组成兽面纹。 这种纹饰过去被叫做饕餮纹。 研究者认为这种兽面纹象征凶猛、 勇敢与公正; 也有 人认为它是壹种 “ 狞 之美” , 体现了兽性的残忍。

“ 贪于饮食” , 常常食至无法下咽, 终于变成了有头无 身躯的怪, 害了自己。 古代儒生说周朝铜鼎的图像 中就有饕餮纹, 并解释说用这种花纹的目的是为了使

根据古代神话, 饕 餮 是 缙 云 氏 的 “ 不 才 子 ” 。 他

不过, 用饕餮这个名称并不能概括青铜器上的这种纹 分析, 有的似与龙、 虎、 牛、 象等动有关, 故目前 比较流行的称呼是兽面纹 ( 见图 21) 。 把兽面雕成威 样, 因为有的

不仅有头, 而且还有身躯。 从它的

种表现动纹样称为饕餮纹, 并沿袭到近代。

人知道贪食必将害己的道理。 宋代以后的学者, 把这

严神秘的图案去装饰青铜器皿, 这或许与礼制有关。

99

青 铜 器 史 话

品, 用这种花纹装饰, 在客观上能起到威严、 神秘 的效果。

礼器以及与礼有关的各种器皿, 在当时是壹种特殊的

图 21 兽面纹

是壹种具有神秘色彩的灵兽。 它 “ 能幽能明、 能细能

有刚鬣, 腹下有足, 身上有鳞。 在古代文献中, 龙

入其他动的特征而成的复合体。 龙的头有角, 颈

们虚拟出来的, 有人说它可能是蛇或以蛇为原型再加

古代神话中壹个重要的题材。 有人说龙这种动是人

龙纹 ( 见图 22) 也是经常使用的壹种纹样, 它是

巨、 能短能长” , “ 欲小则化为蚕蠋、 欲大则藏于天下、

100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图 22 龙纹

折, 大头小尾, 有短足。 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出 左东山嘴祭祀遗址中出土的双龙shou玉璜也很有特色。 土的玉龙, 龙身细长, 头顶刚鬣, 造型很美。 辽宁喀

现于墓地, 被喻为 “ 中华第壹龙 ” 。 它的象蜿蜒曲

了用蚌壳摆砌的龙的图案, 它与蚌壳堆砌的虎壹起出

象出土。 1987 年考古工作者在河南濮阳西水坡发现

古出土文中, 7000 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就有龙的

夏族以龙为图腾, 夏禹治水时就得到龙的帮助。 在考

为, 龙的出现可能与原始社会的图腾崇拜有关。 相传

欲上则凌于云、 欲下则入于深泉” 。 目前, 多数人认

的龙装饰有不少相似之处。 但青铜器上的龙纹图像

用彩漆绘出盘曲的龙。 这些龙的态与商周青铜器上

山西襄汾陶寺遗址中出土的龙盘, 是在陶盘的内底

101

青 铜 器 史 话

出而鲜明。 有的与其他图案相结合, 龙作张口、 弓身、 各有壹条高浮雕盘曲的龙, 龙头挺立向上伸出, 大大 曲尾之。 湖南出土的商代四羊方尊, 尊四面的肩

不壹样。 铸于盘底的龙纹, 其身躯盘成圆, 龙shou突

更加丰富多彩, 不同时期、 不同器类上所雕的龙纹很

与兽面纹 不 同 的 是, 这 些 龙 纹 多 为 全 , 即 头、 身、 龙纹也是如此。 如陕西城固出土的龙纹铜钺, 在钺中 尾俱全, 并且多作弓身蜿蜒之状, 即使武器上所饰的

安徽出土的龙虎尊, 圆的肩上饰有三条蜿蜒的龙。

增强了龙的立体感。 尊颈和圈足也以夔龙纹装饰。

卷尾龙的象。 这壹象比较夸张, 但也很生动。 将 青铜器具注入了荒诞而神秘的内容, 令人回味无穷。 这类龙纹或浮雕的龙饰件装饰在器表面, 给这些 凤鸟纹 ( 见 图 23 ) 是 当 时 另 壹 种 较 常 使 用 的 纹

心的圆

孔中透雕出壹条张口露齿、 头顶长有壹角的

腹和圈足等位, 与兽面纹壹起出现于器表面。 也 等位。 凤鸟纹多做成高冠、 尖喙、 双目圆睁、 两翼 有壹些做成立体的饰件, 置于器的盖、 器身、 器耳

占主要位置。 它常常组成花纹带装饰于器的颈、 下

样, 除少数器的表面以它为主要图案外, 壹般都不

丰满、 尾高翘或平展、 双爪刚劲有力的象。 但不同 的为正shou短尾, 有的为回shou曲尾, 也有的长尾拖地而 时期、 不同器所用的凤鸟纹的象又有不同。 如有

“ 出于东方君子之, 翱翔四海之外 ” , 壹旦出现, 则

相似, 故 壹 般 被 称 为 凤 鸟 纹。 凤 鸟 是 壹 种 神 鸟, 它

尾端向上卷曲, 等等。 由于它们的象与传说中的凤

102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图 23 凤鸟纹

吉祥是人们普遍向往的壹种美好境界!

纹样在后世的品上也常常被用作装饰, 说明安宁

纹样用于青铜器的装饰, 可能也是取其吉祥之意。 这

“ 天下大安宁 ” , 所以被认为是吉祥的象征。 凤鸟作为

它有时在器上铸出象的全; 有时则只出现象的头。 象尊。 这件尊与壹般的圆尊和方尊不同, 它的体较 例如有壹件铜尊, 在它的腹铸有九只大象, 故称九

青铜器纹样中还有壹种别有情趣的花纹, 即象纹。

20. 7 厘米, 口外侈, 束颈, 有圈足。 它通体饰有各种 花纹: 颈圆圈纹带, 圈足上为弦纹, 口沿下为三 角纹。 在以云雷纹为地纹的圆, 装饰有九只

矮, 与无 耳 的 簋 相 似。 这 件 象 尊 高 13. 2 厘 米, 口 径

的造型合为壹体的。 如著名的班簋, 它的足便是大

创造出这样象、 生动的画面。 也有壹些象纹是和器

悉象这种动, 并且掌握了象的体特征, 所以才能

睁、 大耳长牙, 象十分生动。 显然, 工匠们十分熟

大象纹样, 这些大象的体敦实、 长鼻上卷、 眼睛圆

103

青 铜 器 史 话

人对象这种动是很熟悉的。

文中也有象字, 是个写实性很强的象字。 这说明商

以有 “ 商人服象, 为虐于东夷 ” 的记载。 甲骨文和金

区内曾发现过象的遗骸。 商人大概还饲养过大象, 所

类的兽面。 象是商人喜爱的动, 安阳西北岗的陵

象的长鼻象, 和足相对应的腹纹样即是如象壹

头、 龙头、 鹿头、 象 头、 鸟 头、 兔 头、 蛇 头 等, 往 往

许多青铜器上都有青铜附件, 如牛头、 羊头、 虎

都是壹些浮雕或圆雕作品。 有的把头制成立体的圆雕, 将这种浮雕的动态清晰、 生动地显现出来 ( 见 高出器表面, 身体分则是浮 雕, 由 于 地 纹 衬 托,

图 24) 。 当时, 还有用奴隶象作为青铜器的装饰附件 刖刑 ( 壹

种砍掉腿的刑罚 ) 的罪犯的象 。 鬲是壹种 的。 例如有的铜方鬲 ( 见图 25) 的门扇外边铸出受过

门 , 火在 炉 门 内 点 燃 , 烟 则 从 其 他 三 个 壁 的 孔 中 排 出。 到了春秋战时期, 青铜器上的装饰纹样发生了

温 。 上面说的这件鬲比较特殊 , 鬲裆下设有炉和炉

烹饪器 , 壹般是袋足器 , 火直接在鬲裆的下燃烧加

引人瞩目的变化。 这时纹样装饰崇尚精巧、 细丽, 壹 改过去那种威严、 神秘的作风, 变得富有生象 案相当优美, 犹如锦缎壹般。 追求 精 细 繁 缛 的 构 图, 生动, 给人以清新的感觉。 特别是战时期, 有些图

工艺技术是十分高超的。 这壹时期还出现了壹些反映现

至在通常情况下, 肉眼都难以看出, 这反映出当时的

在壹些地区成为时尚。 有的青铜器图案纤细异常, 甚

104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图 24 浮雕装饰卣

生活的生动题材, 这是对天命论思想和神话传说支配 装饰艺术题材的重大突破。 在四川成都百花潭出土的宴乐攻战纹铜壶上, 用

红铜镶嵌出三层花纹 ( 见图 26) : 上层是竞射图和采 景, 反映了礼书上所说的射礼和蚕桑之礼。 中层刻的 桑图, 表现了人正在执弓射靶和妇女采摘桑叶的场

是宴乐武舞和弋射习射的图像, 宴乐中有人正在敲鼓

105

撞击钟、 磬的场面, 同时

青 铜 器 史 话

还有 持 戈 的 舞 者 跳 舞 的 情 景。 弋射则是表现狩猎的场 面, 是壹种习武或演习的景 象。 下层是表现当时在陆地

与水上攻战的景象, 有的人

在陆上格斗、 攻城; 也有的

图 25 刖足奴隶鬲

人在水上行驶的船 上 对 攻, 战斗场面十分激烈。 这些图 像都是用红铜丝镶 嵌 而 成,

工艺相当精致。 这不仅说明了古代的手工技术久盛

不衰, 而且也反映了战时期的权gui们奢侈的生活

阶#矛盾的尖锐, 各之间兼并战争频繁的情景。 在 其他地点出土的这壹时期青铜器上, 也有这种图像。 例 如, 河南辉县赵固出土的铜鉴上刻镂的大 丧祭、 焚田、 罗网扑鸟、 狩猎和献禽于礼的画面; 河南 汲县山彪镇出土的水陆攻战纹铜鉴上, 也刻有激烈的战 斗场面。 这些写实的艺术作品, 使我们犹如看到了 2000 礼图像, 有

余年前古代先民在中大地上和平生活情景, 也隐约 上面讲到的青铜器造型与装饰方面的内容, 是研

听到了战斗中的喧嚣与刀、 矛、 戈、 戟等兵器的撞击声。 究古代先民艺术创造才能的好好素材。 古人在这方面

的创造, 既表现出了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表现 追求。 他们为后人留下了如此丰富的艺术精品, 足以 使今天的观赏者如醉如痴、 目不暇给。 和其他文明古

技巧, 也展示了他们在

不同时期不断推陈出新的艺术

106

五 商 周 青 铜 器 的 艺 术 特 点

图 26 宴乐攻战纹壶纹饰

也毫不逊色。 这是值得炎黄子孙无比骄傲与自豪的!

的历史文化相比, 我先民的创造才能与艺术修养

107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