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述职报告 > 述职报告范文 > 文章内容页

《关于爱国的七言绝句》

来源:互联网收集 日期:2018-03-10 14:16:53 分类:述职报告范文 阅读:
范文壹:李白关于长江的三shou七言绝句

背诵 李白关于长江的三shou七言绝句: 1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译文:峨眉山的半轮秋月,倒影映在平羌qiāng江上的粼粼江流。在静静的夜晚,我从清溪乘船向三峡进发。多么思念你呀,我的朋友!相思而不得见,我只好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乘流东去,直下渝州。

2《望天门山》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壹片日边来。 译文:天门山从中间断裂,是楚江把它冲开,碧水向东奔流到这里回旋徘徊。两岸边高耸的青山隔着长江相峙而立,我乘着壹叶孤舟从日边而来

3《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壹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背诵 李白关于长江的三shou七言绝句: 1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译文:峨眉山的半轮秋月,倒影映在平羌qiāng江上的粼粼江流。在静静的夜晚,我从清溪乘船向三峡进发。多么思念你呀,我的朋友!相思而不得见,我只好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乘流东去,直下渝州。

2《望天门山》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壹片日边来。 译文:天门山从中间断裂,是楚江把它冲开,碧水向东奔流到这里回旋徘徊。两岸边高耸的青山隔着长江相峙而立,我乘着壹叶孤舟从日边而来

3《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壹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背诵 李白关于长江的三shou七言绝句: 1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译文:峨眉山的半轮秋月,倒影映在平羌qiāng江上的粼粼江流。在静静的夜晚,我从清溪乘船向三峡进发。多么思念你呀,我的朋友!相思而不得见,我只好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乘流东去,直下渝州。

2《望天门山》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壹片日边来。 译文:天门山从中间断裂,是楚江把它冲开,碧水向东奔流到这里回旋徘徊。两岸边高耸的青山隔着长江相峙而立,我乘着壹叶孤舟从日边而来

3《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壹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背诵 李白关于长江的三shou七言绝句: 1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译文:峨眉山的半轮秋月,倒影映在平羌qiāng江上的粼粼江流。在静静的夜晚,我从清溪乘船向三峡进发。多么思念你呀,我的朋友!相思而不得见,我只好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乘流东去,直下渝州。

2《望天门山》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壹片日边来。 译文:天门山从中间断裂,是楚江把它冲开,碧水向东奔流到这里回旋徘徊。两岸边高耸的青山隔着长江相峙而立,我乘着壹叶孤舟从日边而来

3《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壹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范文二:关于《七言绝句作法举隅》

1936年由“世界书局”出版,1985年3月,北京市中书店据以影印。1986年齐鲁书社将其与《诗词杂话》、《七言律髓》并为《诗词作法举隅》出版,新增诗例117shou,而56种作法之分类未变。“《七言绝句作法举隅》精选了唐至清代七言绝句佳作1381shou,按类比法分成56类,在每类末,精当扼要地指出其艺术技巧作法的特征和奥妙之处,无论是初学者还是研究者,凡读之,都足以发人深省” (党玉敏《冯振传略》)。周振甫并专门著文引介(《小引》)。笔者偶然得读该书,深以为然,乃变其归纳法之著述体例为演绎法之奥秘指引,先揭示冯先生所归纳提炼之具体作法,后辅以便于理解的二三诗例,以贡献于诸位诗友。

《七言绝句作法举隅》

第1法:四句旋转而下,第四句有壹二字与第壹、二句相复者,而句shou并多用“却”字。凡绝句,三四句必紧接,而与第壹、二句却多不即不离,以转捩关键,全在第三句也。惟此类,则第四句必与第壹、二句呼应ji紧,盖四句壹转下者也。如唐贾岛《渡桑乾》“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李商隐《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凡绝句,三四句必紧接,而与第壹、二句却多不即不离,以转捩关键,全在第三句也”。这句话可以视作冯先生所归纳提炼的七言绝句具体作法的总纲。以下诸种作法,绝大多数都关涉到第三句,幸读者识焉。

第2法:或四句,或三句,与第壹、二句俱有相复之字,而与前壹法稍异。如宋安石《游钟山》“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待老山闲。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明僧德祥《爱闲》:“壹生心事只求闲,求得闲来鬓已斑。更欲破除闲耳目,要听流水要看山”;清江湜《舟中二绝》(其壹):“浮生已是壹孤舟,更被孤舟载出游。却羡舟人挾妻子,家于舟上去无愁”。

第3法:第三、四两句,轱辘而下,故第四句必有壹二字与第三句相复,而又用“还”、“又”等字以紧系之,而第三句或先用“已”字以启其意。如宋李遘《绝句》:“人言落日是天涯,望ji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掩映,碧山还被暮云遮”;明姚汝循《回雁峰》:“回雁峰头望帝京,寒云黯黯不胜情。贾生已道长沙远,今过长沙又几程”。欧阳永叔词云:“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青山外”,亦此句法。

第4法:与前壹法同,故三四两句必有复字。特前壹法为尤整齐耳。如唐李益《度破讷沙》:“眼见风来沙旋转,经年不省草生时。莫言塞外无春到,总有春来何处知”;明黄荣《牡牛图》:“江草青青江水流,卧吹孤笛弄清秋。放牛莫放南山下,昨日南山虎食牛”。

第5法: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故shou二句多有“去岁”、“去年”等字,而三句多有“今年”、“今日”等字,而shou二句与末二句又必有相复之字,以见呼应。如宋杨万里《中秋前二夕钓雪舟中静坐》:“去岁中秋正病余,爱他明月强支吾。今年老矣差无病,后夜中秋有月无”;宋李遘《送春呈袁祖州》:“去年春尽在宜春,醉送东风泪满巾。今日春归倍惆怅,相逢不是去年人”。

第6法:亦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者,故shou二句多用“前年”、“昨日”等字,而第三句则用“今日”、“今朝”等字,惟不以复字作呼应,斯与前法差异耳。如宋皱浩《仁老寄墨梅》:“前年谪向新州去,岭上寒梅正作花。今日霜缣玩标格,宛然风外数枝斜”;宋朱熹《水口行舟》“昨日扁舟雨壹簔,满江风浪夜如何。今朝试卷孤篷看,依旧青山绿树多”。

第7法:亦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者,但于第三句用“今日”、“如今”等字,而shou句则不用“昔年”、“去岁”等字,然其实指往日之意,固隐含于其中也。如唐杜甫《解闷》:“壹辞故十经秋,每见秋瓜忆故丘。今日南湖采薇蕨,何人为觅郑瓜州”;明袁凯《扬州逢李十二衍》:“与子相逢俱少年,东吴城郭酒如川。如今白发知多少,风雨扬州共被眠”。

第8法:第三句用“只今”、“惟有”四字作起,与前法小异。如唐李白《苏台怀古》:“旧苑荒台杨柳新,菱歌清唱不胜春。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宫里人”;明廷相《芜城歌》:“莫向隋宫问六朝,璚枝玉蕊已烟消。只今惟有湖边柳,犹对春风学舞腰”。

第9法:以“如相问”三字置第三句后,其所问者何事,不必说明,但观其第四句答词,则其问意自显矣。如唐昌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壹片冰心在玉壶”;明杨慎《赠宋文百户石岗舍人》:“七十从戎鬓已斑,劳君相送出滇关。过家儿子如相问,为报衰翁二月还”。

第10法:第三句用“借问”、“欲问”、“试问”、“为问”等字作起,其下并著以“何”、“谁”等字,以明其所问之事,而第四句则答之之词也。如唐高适《塞上闻笛》:“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壹夜满关山”;明汪本《舟中有成》:“故乡南望渺无涯,水面云深日又斜。欲问浮生何所似,试来风处看杨花”。

第11法:第三句亦用 “为问”、“试问”等字作起,以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故“无”、“几”、“何”、“谁”等字著在第四句,而不在第三句。如唐杜牧《秋浦途中》:“潇潇山路穷秋雨,淅淅溪风雨岸浦。为问寒沙新到雁,来时还下杜陵无”;宋苏轼《又和景文韵》:“牡丹松桧壹时栽,付与春风自在开。试问壁间题字客,几人不为看花来”。

第12法:以第三句作诘问语,用“何”、“谁”、“几”、“安”、“那”等字作起,或以第四句作答,如唐白居易《魏堤》:“花寒懒发鸟慵啼,信马闲行到日西。何处未春先有思,柳条无力魏堤”;或并第四句亦承上句壹作问,如明陆容《题画》:“林屋重重枕野塘,水花千顷壹归航。何年了却公家事,来趁山人几日凉”。

第13法:亦以第三句作诘问语,但“何”、“谁”等字不著在句shou而在句中。如唐孟浩然《送杜十四之江南》:“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淼茫。日暮征帆泊何处,天涯壹望断人肠”;明钟顺《清夜闻笛》:“小楼人醉月初斜,归思迢迢隔海涯。短笛谁吹断肠曲,满庭香雪落梅花”。

第14法:第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而但于第三句冠以“如何”二字。如唐李商隐《无题》:“紫府仙人号宝灯,云浆未饮结成冰。如何雪月交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层”;宋朱熹《之德化宿剧头铺,夜闻杜宇》:“事贤劳只自嗤,壹官今是五年期。如何独1宿荒山夜,更拥寒裘听子规”。

第15法:但以第四句作诘问语,故“如何”二字,即冠其句shou。如宋项安世《夜雨》:“夜窗疏雨不堪听,独1坐寒斋万感生。今夜故人江上宿,如何禁得打篷声”;清何绍基《无园种菜》:“五更风露有精神,浩荡天恩处处匀。菜色青葱真可爱,如何比拟到饥民”。

第16法:以“何如”二字冠第三句者。如元唐朝《五无吟六shou之壹》:“云在空中变态奇,风来江上浪漪漪。何如风定云开后,秋水长天壹色时”;明世贞《题溪山深隐图》:“古木寒流壹两家,柴门昼掩待归鸦。何如只向人间住,与客携壶踏落花”。

第17法:第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故第三句必用“不知”二字作起,而第四句必用“何”、“几”、“那”、“无”等字以足之。如唐翰《春日思归》:“杨柳青青杏发花,年光误客转思家。不知湖上菱歌女,几个春舟在若邪”(邪,音ya,二声,牙音。若邪:溪水名,在越州会稽县,今浙江绍兴城东北);明刘铉《题沈孟渊所藏叔明竹》:“烟雨苕溪忆旧游,画图遗墨见风流。不知黄鹤飞归后,又是山中几度秋。”。

第18法:第三句皆用“不知”二字作起,以用作诘问语,故其下必用“谁”、“何”、“多少”等字。如唐贺知章《柳枝词》:“碧玉妆成壹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金党怀英《立春》:“水结东溪冻未漪,风凌枯木怒犹威。不知春力来多少,便有青蝇负暖飞”。

第19法:第三句亦用“不知”二字作起,但非用作诘问语,故其下不用“谁”、“何”、“多少”等字。如唐涯《塞下曲》:“年少辞家从冠军,金鞍宝剑去邀勋,不知马骨伤寒水,惟见龙城起暮云”;清孙原湘《蕉窗听雨图吕生乞题》:“滴尽残窗碎雨声,破人秋梦到天明。不知壹夜诗情好,转在潇潇叶上生”。

第20法:“不知”二字,用在第三句三四二字,以非诘问语,故其下无“谁”、“何”、“多少”等字,而第四句则或用“犹”、“还”、“又”等字以呼应之。如唐杜牧《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明田僧《题福教寺诗》:“残山剩水壹荒基,古寺烟笼白塔低。燕子不知身是客,秋风还恋旧巢泥”。

第21法:第四句皆用“不知”二字作起,以用作诘问语,故其后必缀以“何”、“谁”、“无”、“几”等字。如唐李白《客中作》:“兰陵美酒郁金香,玉椀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宋邵雍《天津感事》:“阳乌西区水东流,今古推移几度秋。四面远山长歛黛,不知终日为谁愁”。

第22法:第四句虽冠以“不知”二字,而却非问语,故不用“谁”、“何”、 “无”、“几”等字。如唐李商隐《夕阳楼》:“花明柳暗绕天愁,上尽重城更上楼。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清周准《蝴蝶词》:“万花谷里逐芳尘,自爱翩跹粉泽新。多少繁华任意恋,不知只是梦中身”。

第23法:只第四句作诘问语,或但用“谁”、“几”、“何”、 “无”等字,或兼用“知”字于其句shou。如唐李贺《南园》:“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若个:谁,那个);唐张继《与贾岛闲游》:“水北原南草色新,雪消风暖不生尘。城中车马应无数,能解闲行有几人”。

第24法:第四句用“知是”或“知有”、“知在”二字冠之,而第三句则必预言其所以知之之故也。如宋俞桂《溪流》:“云脚才行又复开,壹声隐隐只空雷。家僮忽报溪流涨,知是前村落雨来”;宋晁冲之《夜行》:“老去功名意转疏,独1骑瘦马取长途。孤村到晓犹灯火,知有人家夜读书”。

第25法:第三句以“不如”或“不及”、“不似”、“输与”、“输他”等字作起,所以见彼此比较之意也。如宋陆游《看梅归,马上戏作》:“江路疏篱已过清,月中霜冷若为情。不如折向金壶贮,画烛银灯看到明”;金刘昂《吊李仲坦》:“文章巧与世相违,身后新恩事已非。不及萋萋原上草,壹番春雨绿如衣”。

第26法:亦于第三句用“不及”、“不如”、“不似”等字,以见比较之意,特此二字不用在第三句shou,而用在三四二字,斯与前壹法稍异耳。如唐昌龄《长信秋词》:“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暂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邵阳日影来”;宋陆游《杂感》:“故旧书来问死生,时闻剥啄叩柴荆。自嗟不及东家老,至死无人识姓名”。

第27法:为第三句与第四句作比较者,故“不及”、“不似”、“不如”、“不比”、“输与”等字,用在第四句之shou。如唐李白《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明解缙《赴广西别甥彭雪路》:“多情为我谢彭郎,采石江深似渭阳。相聚六年如梦过,不如昨夜壹更长”。

第28法:只第四句前后自为比较,故“不似”、“不如”等字不著在句shou而在句中。如明张羽《题陶处士象》:“五儿长大翟卿贤,彭泽归来只醉眠。篱下黄花门外柳,风光不似义熙前”;明龚诩《与忠孟登玉峰共饮春风亭》:“山水千重复万重,少年相别老相逢。春风亭下壹杯酒,山色不如人意浓”。

第29法:以“分明”二字著在第三句shou者。如唐张祜《听筝》:“十指纤纤玉笋红,雁行轻遏翠弦中。分明似说长城苦,水咽寒云壹夜风”;宋杨万里《龙山送客》:“念念还乡未得还,偶因送客到龙山。分明认得西归路,又是回车却入关”。

第30法:以“分明”二字著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昌龄《长信秋词》:“真成薄命久寻思,梦见君觉后疑。火照西宫知夜饮,分明复道奉恩时”;明童承叙《宫词》:“三三两两不知愁,结束罗裙学打球。傍晚忽闻仙乐近,分明只在殿东头”。

第31法:以“壹种”二字著在第三句shou者。如唐白居易《观游鱼》:“绕池闲步看鱼游,正值儿童弄钓舟。壹种爱鱼心各异,我来施食尔垂钩”;明刘绩《听胡琴》:“胡弦轻轧语星星,破入甘州便泪零。壹种尊前沈醉客,解听争似不曾听”。

第32法:“壹种”二字著在第三句三四两字。如明夏寅《春夜曲》:“宝鸭烟消几缕香,月移花影过长廊。春情壹种无聊赖,自起烧灯照海棠”;清沈受宏《同钱太史泛舟座有女郎湘烟戏题》:“酒绿灯青夜语中,家乡同隔海云东。伤心壹种天涯客,卿是飞花我断蓬”。

第33法:第三句用表“记忆”之字(如“记得”、“长记”、“略记”、“犹记”、“犹忆”、“忆得”、“尚忆”、“还忆”、“偶忆”、“长忆”、“好忆”、“忽忆”、“空忆”、“却忆”等),而第四句则其所忆之事也。如宋欧阳修《过中渡》:“得归还自欲淹留,中渡桥边柳拂头。记得来时桥上过,断冰残雪满河流”;明归有光《《初发白河》:“胡风刮地起黄沙,三月长安不见花。却忆故乡风景好,樱桃初熟正还家”。

第34法:第三句用“莫怪”、“莫嫌”、“莫向”、“莫算”等字作起,而第四句则皆申明其意者也。如唐贾岛《赠人斑竹拄杖》:“拣得林中好细枝,结根石上长身迟。莫嫌滴沥红斑少,恰是湘妃泪尽时”;李商隐《宫词》:“君恩如水向东流,得宠忧移失宠愁。莫向尊前奏花落,凉风只在殿西头”。明恭《春雁》:“春风壹夜到衡阳,楚水燕山万里长。莫怪春来便归去,江南虽好是他乡”。

第35法:“莫向”、“莫怪”等字著在第四句shou,而第三句则先说明其意者也。如唐郑谷《席上赠歌者》:“花月楼台近九衢,清歌壹曲倒金壶。坐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风唱鹧鸪”;明儒卿《寄吴郎》:“旧事巫山壹梦中,佳期回shou竟成空。郎心亦是浮萍草,莫怪杨花易逐风”。

第36法:第三句用“不须”或“不用”二字作起者。如唐杜牧《题城楼》:“鸣轧江楼角壹声,微阳潋潋落寒汀。不用凭栏苦回shou,故乡七十五长亭”;宋陆游《杭头晚兴》:“山色苍寒野色温,下程初闭驿亭门。不须更把浇愁酒,行尽天涯惯断魂”。

第37法:第三句用“问”、“道”、“说”、“语”、“望”、“指”等字,第四句则其所问、所道之语也。如唐朱庆余《近试上张水闺意》:“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元宋元《讨柴》:“海树年深成大材,壹时斧伐作薪来。山人指点长松说,尽是刘郎去后栽”。

第38法:“说”字著在第三句第二字,故所说者不特第四句,即第三句后五字,亦所说之事也。如唐张祜《退宫人》:“开元huang帝掌中怜,流落人间二十年。长说承天门上宴,百官楼下拾金钱”;清朱凤翔《村外闲吟》:“荷锄时趁月明归,稚子依依候竹扉。竞说田家风味美,稻花落后鲤鱼肥”。

第39法:第三句末结以“无壹事”或“无个事”、“无他事”、“无别事”、“闲无事”、“浑无事”三字,以见其所事者,惟第四句所云云而已。如宋苏轼《春日》:“鸣鸠乳燕寂无声,日射西窗泼眼明。午醉醒来无壹事,只将春睡赏春晴”;元高明《题青山白云图》:“昨夜山中宿雨晴,白云绿树好分明。茅庐早起无他事,去看南溪新水生”。

第40法:第三句以“无端”二字作起,所以示于shou二句外,忽插入他意也。如唐李商隐《为有》:“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无端嫁得金闺婿,辜负香裘事早朝”;宋张咏《雨夜》:“帘幕萧萧竹院深,客怀孤寂伴灯吟。无端壹夜空阶雨,滴破思乡万里心”。

第41法:第三句三四两字用“好是”或“只有”、“惟有”,而第四句则或用“依旧”、“犹还”等字以呼应之。如唐韦庄《金陵图》:“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好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宋张泌《寄人》:“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栏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第42法:“好是”二字用在第三句shou,与前法小异。如唐韩愈《初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好是壹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huang都”;清孙原湘《画梅》:“新年无客到山家,雨洒幽窗鼎沸茶。好是称心清绝事,对梅花恰画梅花”。

第43法:第三句shou用壹“纵”字或“任”字、“总”字,而第四句则或用“只”字、“终”字、“亦”字、“也”字、“犹”字、“又”字等以呼应之。如唐司空曙《江村即事》:“罢钓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壹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李商隐《代赠》:“东南日出照高楼,楼上离人唱石州。总把春山扫眉黛,不知供得几多愁”;宋郭震《老卒》:“老来弓箭喜离身,说著沙场更怆神。任使将军全得胜,归时须少去时人”。

第44法:“纵”字用在第三句第三字者。如唐杨凌《明妃曲》:“汉明妃去不还,马驮弦向阴山。匣中纵有菱花镜,羞向单于照旧颜”;明赵师秀《采药径》:“十载仙家采药心,春风才过得幽寻。如今纵有相逢处,不是桃花是绿荫”。

第45法:“纵”字用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维《少年行》:“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唐高蟾《春》:“明月断云青蔼蔼,平芜归思绿迢迢。人生莫遣头如雪,纵得东风也不消”。

第46法:第三句用壹“似”字或“如”字以与他作比,而第四句则申明其相似之点也。如唐维《送沈子》:“杨柳渡头行客稀,罟师荡浆向临圻。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明谢榛《怨歌行》:“长夜生寒翠幕低,琵琶别调为谁凄。君心无定如明月,才绕楼东复转西”。

第47法:第三句用“唯有”或“独1有”、“只有”、“但有”二字作起,而第四句则或用“年年”、“时时”、“犹还”等字以呼应之。如唐杜牧《过勤政楼》:“千秋佳节名空在,承露丝囊世已无。唯有紫苔偏称意,年年因雨上金铺”;明huang甫濂《杨柳枝》:“韶华回shou怅离宫,梁苑隋堤荒草中。独1有江边杨柳色,垂垂还是怨秋风”。

第48法:“惟有”、“只有”等字著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刘禹锡《杨柳枝词》:“城外春风吹酒旗,行人挥袂日西时。长安陌上无穷树,惟有垂杨别离”;宋陆游《楚城》:“江上荒城猿鸟悲,隔江便是屈原祠。壹千五百年间事,只有滩声似旧时”。

第49法:第三句以“自从”或“壹自”作起者。如唐李益《隋宫燕》:“燕语如伤旧春,宫花欲落旋成尘。自从壹闭风光后,几度飞来不见人”;贾岛《马嵬》:“长川几处树青青,孤驿危楼对翠屏。壹自上huang惆怅后,至今来往马蹄腥”。

第50法:第三句以“好是”二字作起者。如唐韦庄《鄜州寒食》:“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好是隔帘花树动,女郎撩乱送秋千”;明时保《湖口县》:“青山壹簇几人家,帘卷湖光日未斜。好是客船来泊处,壹行官柳暗平沙”。

第51法:第三句以“若为”二字作起者。如唐柳宗元《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海畔尖山似剑铓,秋来处处割愁肠。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宋苏轼《菡萏亭》:“日日移床趁下风,清香不尽思何穷。若为化作龟千岁,巢向田田乱叶中”。

第52法:第三句以“等闲”二字作起者。如唐令狐楚《少年行》:“家本清河住五城,须凭弓箭得功名。等闲飞鞚秋原上,独1向寒云试射声”;宋俞桂《江头》:“渔浦山边白鹭飞,西兴渡口夕阳微。等闲更上层楼望,贪看江潮不肯归”。

第53法:第三句以“正是”二字作起者。如唐杜甫《江南逢李龟年》:“歧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唐杜牧《南陵道中》:“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寒欲变秋。正是客心孤回处,谁家红袖凭江楼”。

第54法:第三句壹二及四五六字用“如此”二字者。如元杨维桢《张士诚席上作》:“江南岁岁烽烟起,海上年年御酒来。如此江山如此酒,老夫怀抱几时开”;清孙原湘《题扇》:“月光到地白于雪,花天香作云。如此乾坤如此夜,不知何处著尘氛”。

第55法:第四句第壹字用“又”字,第五字则用“壹”字或“数”字、“几”字,皆计算字也。如唐李涉《登山》:“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壹日闲”;宋陆游《夏日杂题》:“午梦初回理旧琴,竹炉重炷海南沈。茅檐三日潇潇雨,又展芭蕉数尺阴”;明陈献章《得廷实书》:“洗竹添花张户曹,忽抛闲散事煎熬。东门春水无人钓,又长溪头几尺高”。

第56法:末句七字中前后三字皆名词,但以中间壹字连缀之。如唐白居易《直中书省》:“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1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宋陆游《梅花绝句》:“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路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

文三:七言绝句的56种作法

七言绝句的56种作法

(壹)并列式。如杜甫绝句 “

两个黄鹂鸣翠柳,壹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此诗四句,每句单独1表意,各写壹景,如四幅图画并挂,又合为壹体,分而不散 ,合而不杂,远、近、高、低,任人所视,各得其妙。

(二)承接式。如刘禹锡竹枝词 “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此诗shou二句各写壹景,上说山花,下说江水;第三句承shou句,系由”山桃红花

生发出来;第四句承第二句,系由”蜀江春水”生发出来。四句诗两两并列,对

应承接,结构严整,格调清新,颇具民歌特色。

(三)转折式。如李白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壹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此诗shou二句写辞白帝、下江陵,第三句忽然转写猿声,垫壹步作转折,然后收合 。第三句转折很妙,使通shou精神飞越。

(四)因果式。如昌龄闺怨 “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此诗第壹与第二句,第三与第四句,互为因果;shou两句与三四句,又为因果:即 少妇因”不知愁”,故”上翠楼”;因”见柳色”,故”生后悔”(教夫婿觅封

侯)。又因”上翠楼”而”见柳色”,因果关连,结构严谨。

七言绝句“以其善言情而易合于乐”,“好合于诗人之陶写”, “自唐迄今千数百年,为之者众,好之者弥笃” (邵祖平《七绝诗论》)。于其作法,“宋人犹少道及,至元明清间,始多扬扢商榷,然皆破碎不全,绝无系统”(同上),今幸有冯振《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出矣。素有“广西才子”之称的冯振心先生(1897年——1983年),名振,号“自然室主人”,17岁学诗,是我有卓著成就的教育家、出类拔萃的中古

典文学、杰出的近代现代诗人,有《自然室诗稿与诗词杂话》等著作传世。当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任教于上海大夏大学时,著《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壹书,“就七言绝句之作法不同或大同而小异者,略分如干类,先博举其例,而后综籀其法”,授于门生,周振甫、冯其庸咸得其惠。《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壹书1936年由世界书局出版,1985年3月北京市中书店据以影印。1986年齐鲁书社将其与《诗词杂话》、《七言律髓》并为《诗词作法举隅》出版,新增诗例117shou,而56种作法之分类未变。“《七言绝句作法举隅》精选了唐至清代七言绝句佳作1381shou,按类比法分成56类,在每类末精当扼要地指出其艺术技巧作法的特征和奥妙之处,无论是初学者还是研究者,凡读之,都足以发人深省” (党玉敏《冯振传略》),周振甫并专门著文引介(《小引》)。笔者偶然在超星数字图书馆网得读该书,深以为然,乃变其归纳法之著述体例为演绎法之奥秘指引,先揭示冯先生所归纳提炼之具体作法,后辅以便于理解的二三诗例,以贡献于诸位诗友。

第1法:四句旋转而下,第四句有壹二字与第壹、二句相复者,而句shou并多用“却”字。凡绝句,三四句必紧接,而与第壹、二句却多不即不离,以转捩关键,全在第三句也。惟此类,则第四句必与第壹、二句呼应ji紧,盖四句壹转下者也。如唐贾岛《渡桑乾》“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李商隐《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凡绝句,三四句必紧接,而与第壹、二

句却多不即不离,以转捩关键,全在第三句也”。这句话可以视作冯先生所归纳提炼的七言绝句具体作法的总纲。以下诸种作法,绝大多数都关涉到第三句,幸读者识焉。

第2法:或四句,或三句,与第壹、二句俱有相复之字,而与前壹法稍异。如宋安石《游钟山》“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待老山闲。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明僧德祥《爱闲》:“壹生心事只求闲,求得闲来鬓已斑。更欲破除闲耳目,要听流水要看山”;清江湜《舟中二绝》(其壹):“浮生已是壹孤舟,更被孤舟载出游。却羡舟人挾妻子,家于舟上去无愁”。

第3法:第三、四两句,轱辘而下,故第四句必有壹二字与第三句相复,而又用“还”、“又”等字以紧系之,而第三句或先用“已”字以启其意。如宋李遘《绝句》:“人言落日是天涯,望ji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掩映,碧山还被暮云遮”;明姚汝循《回雁峰》:“回雁峰头望帝京,寒云黯黯不胜情。贾生已道长沙远,今过长沙又几程”。欧阳永叔词云:“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青山外”,亦此句法。

第4法:与前壹法同,故三四两句必有复字。特前壹法为尤整齐耳。如唐李益《度破讷沙》:“眼见风来沙旋转,经年不省草生时。莫言塞外无春到,总有春来何处知”;明黄荣《牡牛图》:“江草青青江水流,卧吹孤笛弄清秋。放牛莫放南山下,昨日南山虎食牛”。

第5法: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故shou二句多有“去岁”、“去

年”等字,而三句多有“今年”、“今日”等字,而shou二句与末二句又必有相复之字,以见呼应。如宋杨万里《中秋前二夕钓雪舟中静坐》:“去岁中秋正病余,爱他明月强支吾。今年老矣差无病,后夜中秋有月无”;宋李遘《送春呈袁祖州》:“去年春尽在宜春,醉送东风泪满巾。今日春归倍惆怅,相逢不是去年人”。

第6法:亦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者,故shou二句多用“前年”、“昨日”等字,而第三句则用“今日”、“今朝”等字,惟不以复字作呼应,斯与前法差异耳。如宋皱浩《仁老寄墨梅》:“前年谪向新州去,岭上寒梅正作花。今日霜缣玩标格,宛然风外数枝斜”;宋朱熹《水口行舟》“昨日扁舟雨壹簔,满江风浪夜如何。今朝试卷孤篷看,依旧青山绿树多”。

第7法:亦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者,但于第三句用“今日”、“如今”等字,而shou句则不用“昔年”、“去岁”等字,然其实指往日之意,固隐含于其中也。如唐杜甫《解闷》:“壹辞故十经秋,每见秋瓜忆故丘。今日南湖采薇蕨,何人为觅郑瓜州”;明袁凯《扬州逢李十二衍》:“与子相逢俱少年,东吴城郭酒如川。如今白发知多少,风雨扬州共被眠”。

第8法:第三句用“只今”、“惟有”四字作起,与前法小异。如唐李白《苏台怀古》:“旧苑荒台杨柳新,菱歌清唱不胜春。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宫里人”;明廷相《芜城歌》:“莫向隋宫问六朝,璚枝玉蕊已烟消。只今惟有湖边柳,犹对春风学舞腰”。

第9法:以“如相问”三字置第三句后,其所问者何事,不必说明,但观其第四句答词,则其问意自显矣。如唐昌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壹片冰心在玉壶”;明杨慎《赠宋文百户石岗舍人》:“七十从戎鬓已斑,劳君相送出滇关。过家儿子如相问,为报衰翁二月还”。

第10法:第三句用“借问”、“欲问”、“试问”、“为问”等字作起,其下并著以“何”、“谁”等字,以明其所问之事,而第四句则答之之词也。如唐高适《塞上闻笛》:“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壹夜满关山”;明汪本《舟中有成》:“故乡南望渺无涯,水面云深日又斜。欲问浮生何所似,试来风处看杨花”。

第11法:第三句亦用 “为问”、“试问”等字作起,以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故“无”、“几”、“何”、“谁”等字著在第四句,而不在第三句。如唐杜牧《秋浦途中》:“潇潇山路穷秋雨,淅淅溪风雨岸浦。为问寒沙新到雁,来时还下杜陵无”;宋苏轼《又和景文韵》:“牡丹松桧壹时栽,付与春风自在开。试问壁间题字客,几人不为看花来”。

第12法:以第三句作诘问语,用“何”、“谁”、“几”、“安”、“那”等字作起,或以第四句作答,如唐白居易《魏堤》:“花寒懒发鸟慵啼,信马闲行到日西。何处未春先有思,柳条无力魏堤”;或并第四句亦承上句壹作问,如明陆容《题画》:“林屋重重枕野塘,水花千顷壹归航。何年了却公家事,来趁山人几日凉”。

第13法:亦以第三句作诘问语,但“何”、“谁”等字不著在句shou而在句中。如唐孟浩然《送杜十四之江南》:“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淼茫。日暮征帆泊何处,天涯壹望断人肠”;明钟顺《清夜闻笛》:“小楼人醉月初斜,归思迢迢隔海涯。短笛谁吹断肠曲,满庭香雪落梅花”。

第14法:第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而但于第三句冠以“如何”二字。如唐李商隐《无题》:“紫府仙人号宝灯,云浆未饮结成冰。如何雪月交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层”;宋朱熹《之德化宿剧头铺,夜闻杜宇》:“事贤劳只自嗤,壹官今是五年期。如何独1宿荒山夜,更拥寒裘听子规”。

第15法:但以第四句作诘问语,故“如何”二字,即冠其句shou。如宋项安世《夜雨》:“夜窗疏雨不堪听,独1坐寒斋万感生。今夜故人江上宿,如何禁得打篷声”;清何绍基《无园种菜》:“五更风露有精神,浩荡天恩处处匀。菜色青葱真可爱,如何比拟到饥民”。

第16法:以“何如”二字冠第三句者。如元唐朝《五无吟六shou之壹》:“云在空中变态奇,风来江上浪漪漪。何如风定云开后,秋水长天壹色时”;明世贞《题溪山深隐图》:“古木寒流壹两家,柴门昼掩待归鸦。何如只向人间住,与客携壶踏落花”。

第17法:第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故第三句必用“不知”二字作起,而第四句必用“何”、“几”、“那”、“无”等字以足之。如唐翰《春

日思归》:“杨柳青青杏发花,年光误客转思家。不知湖上菱歌女,几个春舟在若邪”(邪,音ya,二声,牙音。若邪:溪水名,在越州会稽县,今浙江绍兴城东北);明刘铉《题沈孟渊所藏叔明竹》:“烟雨苕溪忆旧游,画图遗墨见风流。不知黄鹤飞归后,又是山中几度秋。”。

第18法:第三句皆用“不知”二字作起,以用作诘问语,故其下必用“谁”、“何”、“多少”等字。如唐贺知章《柳枝词》:“碧玉妆成壹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金党怀英《立春》:“水结东溪冻未漪,风凌枯木怒犹威。不知春力来多少,便有青蝇负暖飞”。

第19法:第三句亦用“不知”二字作起,但非用作诘问语,故其下不用“谁”、“何”、“多少”等字。如唐涯《塞下曲》:“年少辞家从冠军,金鞍宝剑去邀勋,不知马骨伤寒水,惟见龙城起暮云”;清孙原湘《蕉窗听雨图吕生乞题》:“滴尽残窗碎雨声,破人秋梦到天明。不知壹夜诗情好,转在潇潇叶上生”。

第20法:“不知”二字,用在第三句三四二字,以非诘问语,故其下无“谁”、“何”、“多少”等字,而第四句则或用“犹”、“还”、“又”等字以呼应之。如唐杜牧《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明田僧《题福教寺诗》:“残山剩水壹荒基,古寺烟笼白塔低。燕子不知身是客,秋风还恋旧

巢泥”。

第21法:第四句皆用“不知”二字作起,以用作诘问语,故其后必缀以“何”、“谁”、“无”、“几”等字。如唐李白《客中作》:“兰陵美酒郁金香,玉椀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宋邵雍《天津感事》:“阳乌西区水东流,今古推移几度秋。四面远山长歛黛,不知终日为谁愁”。

第22法:第四句虽冠以“不知”二字,而却非问语,故不用“谁”、“何”、 “无”、“几”等字。如唐李商隐《夕阳楼》:“花明柳暗绕天愁,上尽重城更上楼。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清周准《蝴蝶词》:“万花谷里逐芳尘,自爱翩跹粉泽新。多少繁华任意恋,不知只是梦中身”。

第23法:只第四句作诘问语,或但用“谁”、“几”、“何”、 “无”等字,或兼用“知”字于其句shou。如唐李贺《南园》:“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若个:谁,那个);唐张继《与贾岛闲游》:“水北原南草色新,雪消风暖不生尘。城中车马应无数,能解闲行有几人”。

第24法:第四句用“知是”或“知有”、“知在”二字冠之,而第三句则必预言其所以知之之故也。如宋俞桂《溪流》:“云脚才行又复开,壹声隐隐只空雷。家僮忽报溪流涨,知是前村落雨来”;宋晁冲之《夜行》:“老去功名意转疏,独1骑瘦马取长途。孤村到晓犹灯火,知有人

家夜读书”。

第25法:第三句以“不如”或“不及”、“不似”、“输与”、“输他”等字作起,所以见彼此比较之意也。如宋陆游《看梅归,马上戏作》:“江路疏篱已过清,月中霜冷若为情。不如折向金壶贮,画烛银灯看到明”;金刘昂《吊李仲坦》:“文章巧与世相违,身后新恩事已非。不及萋萋原上草,壹番春雨绿如衣”。

第26法:亦于第三句用“不及”、“不如”、“不似”等字,以见比较之意,特此二字不用在第三句shou,而用在三四二字,斯与前壹法稍异耳。如唐昌龄《长信秋词》:“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暂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邵阳日影来”;宋陆游《杂感》:“故旧书来问死生,时闻剥啄叩柴荆。自嗟不及东家老,至死无人识姓名”。

第27法:为第三句与第四句作比较者,故“不及”、“不似”、“不如”、“不比”、“输与”等字,用在第四句之shou。如唐李白《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明解缙《赴广西别甥彭雪路》:“多情为我谢彭郎,采石江深似渭阳。相聚六年如梦过,不如昨夜壹更长”。

第28法:只第四句前后自为比较,故“不似”、“不如”等字不著在句shou而在句中。如明张羽《题陶处士象》:“五儿长大翟卿贤,彭泽归来只醉眠。篱下黄花门外柳,风光不似义熙前”;明龚诩《与忠孟登玉峰共饮春风亭》:“山水千重复万重,少年相别老相逢。春风亭下

壹杯酒,山色不如人意浓”。

第29法:以“分明”二字著在第三句shou者。如唐张祜《听筝》:“十指纤纤玉笋红,雁行轻遏翠弦中。分明似说长城苦,水咽寒云壹夜风”;宋杨万里《龙山送客》:“念念还乡未得还,偶因送客到龙山。分明认得西归路,又是回车却入关”。

第30法:以“分明”二字著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昌龄《长信秋词》:“真成薄命久寻思,梦见君觉后疑。火照西宫知夜饮,分明复道奉恩时”;明童承叙《宫词》:“三三两两不知愁,结束罗裙学打球。傍晚忽闻仙乐近,分明只在殿东头”。

第31法:以“壹种”二字著在第三句shou者。如唐白居易《观游鱼》:“绕池闲步看鱼游,正值儿童弄钓舟。壹种爱鱼心各异,我来施食尔垂钩”;明刘绩《听胡琴》:“胡弦轻轧语星星,破入甘州便泪零。壹种尊前沈醉客,解听争似不曾听”。

第32法:“壹种”二字著在第三句三四两字。如明夏寅《春夜曲》:“宝鸭烟消几缕香,月移花影过长廊。春情壹种无聊赖,自起烧灯照海棠”;清沈受宏《同钱太史泛舟座有女郎湘烟戏题》:“酒绿灯青夜语中,家乡同隔海云东。伤心壹种天涯客,卿是飞花我断蓬”。

第33法:第三句用表“记忆”之字(如“记得”、“长记”、“略记”、“犹记”、“犹忆”、“忆得”、“尚忆”、“还忆”、“偶忆”、“长忆”、“好忆”、“忽忆”、“空忆”、“却忆”等),而第四句则其所忆之事也。如宋

欧阳修《过中渡》:“得归还自欲淹留,中渡桥边柳拂头。记得来时桥上过,断冰残雪满河流”;明归有光《《初发白河》:“胡风刮地起黄沙,三月长安不见花。却忆故乡风景好,樱桃初熟正还家”。

第34法:第三句用“莫怪”、“莫嫌”、“莫向”、“莫算”等字作起,而第四句则皆申明其意者也。如唐贾岛《赠人斑竹拄杖》:“拣得林中好细枝,结根石上长身迟。莫嫌滴沥红斑少,恰是湘妃泪尽时”;李商隐《宫词》:“君恩如水向东流,得宠忧移失宠愁。莫向尊前奏花落,凉风只在殿西头”。明恭《春雁》:“春风壹夜到衡阳,楚水燕山万里长。莫怪春来便归去,江南虽好是他乡”。

第35法:“莫向”、“莫怪”等字著在第四句shou,而第三句则先说明其意者也。如唐郑谷《席上赠歌者》:“花月楼台近九衢,清歌壹曲倒金壶。坐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风唱鹧鸪”;明儒卿《寄吴郎》:“旧事巫山壹梦中,佳期回shou竟成空。郎心亦是浮萍草,莫怪杨花易逐风”。

第36法:第三句用“不须”或“不用”二字作起者。如唐杜牧《题城楼》:“鸣轧江楼角壹声,微阳潋潋落寒汀。不用凭栏苦回shou,故乡七十五长亭”;宋陆游《杭头晚兴》:“山色苍寒野色温,下程初闭驿亭门。不须更把浇愁酒,行尽天涯惯断魂”。

第37法:第三句用“问”、“道”、“说”、“语”、“望”、“指”等字,第四句则其所问、所道之语也。如唐朱庆余《近试上张水闺意》:“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元宋元《讨柴》:“海树年深成大材,壹时斧伐作薪来。山人指点长松说,尽是刘郎去后栽”。

第38法:“说”字著在第三句第二字,故所说者不特第四句,即第三句后五字,亦所说之事也。如唐张祜《退宫人》:“开元huang帝掌中怜,流落人间二十年。长说承天门上宴,百官楼下拾金钱”;清朱凤翔《村外闲吟》:“荷锄时趁月明归,稚子依依候竹扉。竞说田家风味美,稻花落后鲤鱼肥”。

第39法:第三句末结以“无壹事”或“无个事”、“无他事”、“无别事”、“闲无事”、“浑无事”三字,以见其所事者,惟第四句所云云而已。如宋苏轼《春日》:“鸣鸠乳燕寂无声,日射西窗泼眼明。午醉醒来无壹事,只将春睡赏春晴”;元高明《题青山白云图》:“昨夜山中宿雨晴,白云绿树好分明。茅庐早起无他事,去看南溪新水生”。

第40法:第三句以“无端”二字作起,所以示于shou二句外,忽插入他意也。如唐李商隐《为有》:“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无端嫁得金闺婿,辜负香裘事早朝”;宋张咏《雨夜》:“帘幕萧萧竹院深,客怀孤寂伴灯吟。无端壹夜空阶雨,滴破思乡万里心”。

第41法:第三句三四两字用“好是”或“只有”、“惟有”,而第四句则或用“依旧”、“犹还”等字以呼应之。如唐韦庄《金陵图》:“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好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宋张泌《寄人》:“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栏斜。多情只有春庭月,

犹为离人照落花”。

第42法:“好是”二字用在第三句shou,与前法小异。如唐韩愈《初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好是壹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huang都”;清孙原湘《画梅》:“新年无客到山家,雨洒幽窗鼎沸茶。好是称心清绝事,对梅花恰画梅花”。

第43法:第三句shou用壹“纵”字或“任”字、“总”字,而第四句则或用“只”字、“终”字、“亦”字、“也”字、“犹”字、“又”字等以呼应之。如唐司空曙《江村即事》:“罢钓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壹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李商隐《代赠》:“东南日出照高楼,楼上离人唱石州。总把春山扫眉黛,不知供得几多愁”;宋郭震《老卒》:“老来弓箭喜离身,说著沙场更怆神。任使将军全得胜,归时须少去时人”。

第44法:“纵”字用在第三句第三字者。如唐杨凌《明妃曲》:“汉明妃去不还,马驮弦向阴山。匣中纵有菱花镜,羞向单于照旧颜”;明赵师秀《采药径》:“十载仙家采药心,春风才过得幽寻。如今纵有相逢处,不是桃花是绿荫”。

第45法:“纵”字用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维《少年行》:“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唐高蟾《春》:“明月断云青蔼蔼,平芜归思绿迢迢。人生莫遣头如雪,纵得东风也不消”。

第46法:第三句用壹“似”字或“如”字以与他作比,而第四句则申明其相似之点也。如唐维《送沈子》:“杨柳渡头行客稀,罟师荡浆向临圻。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明谢榛《怨歌行》:“长夜生寒翠幕低,琵琶别调为谁凄。君心无定如明月,才绕楼东复转西”。

第47法:第三句用“唯有”或“独1有”、“只有”、“但有”二字作起,而第四句则或用“年年”、“时时”、“犹还”等字以呼应之。如唐杜牧《过勤政楼》:“千秋佳节名空在,承露丝囊世已无。唯有紫苔偏称意,年年因雨上金铺”;明huang甫濂《杨柳枝》:“韶华回shou怅离宫,梁苑隋堤荒草中。独1有江边杨柳色,垂垂还是怨秋风”。

第48法:“惟有”、“只有”等字著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刘禹锡《杨柳枝词》:“城外春风吹酒旗,行人挥袂日西时。长安陌上无穷树,惟有垂杨别离”;宋陆游《楚城》:“江上荒城猿鸟悲,隔江便是屈原祠。壹千五百年间事,只有滩声似旧时”。

第49法:第三句以“自从”或“壹自”作起者。如唐李益《隋宫燕》:“燕语如伤旧春,宫花欲落旋成尘。自从壹闭风光后,几度飞来不见人”;贾岛《马嵬》:“长川几处树青青,孤驿危楼对翠屏。壹自上huang惆怅后,至今来往马蹄腥”。

第50法:第三句以“好是”二字作起者。如唐韦庄《鄜州寒食》:“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好是隔帘花树动,女郎撩乱送秋千”;

明时保《湖口县》:“青山壹簇几人家,帘卷湖光日未斜。好是客船来泊处,壹行官柳暗平沙”。

第51法:第三句以“若为”二字作起者。如唐柳宗元《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海畔尖山似剑铓,秋来处处割愁肠。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宋苏轼《菡萏亭》:“日日移床趁下风,清香不尽思何穷。若为化作龟千岁,巢向田田乱叶中”。

第52法:第三句以“等闲”二字作起者。如唐令狐楚《少年行》:“家本清河住五城,须凭弓箭得功名。等闲飞鞚秋原上,独1向寒云试射声”;宋俞桂《江头》:“渔浦山边白鹭飞,西兴渡口夕阳微。等闲更上层楼望,贪看江潮不肯归”。

第53法:第三句以“正是”二字作起者。如唐杜甫《江南逢李龟年》:“歧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唐杜牧《南陵道中》:“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寒欲变秋。正是客心孤回处,谁家红袖凭江楼”。

第54法:第三句壹二及四五六字用“如此”二字者。如元杨维桢《张士诚席上作》:“江南岁岁烽烟起,海上年年御酒来。如此江山如此酒,老夫怀抱几时开”;清孙原湘《题扇》:“月光到地白于雪,花天香作云。如此乾坤如此夜,不知何处著尘氛”。

第55法:第四句第壹字用“又”字,第五字则用“壹”字或“数”字、“几”字,皆计算字也。如唐李涉《登山》:“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

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壹日闲”;宋陆游《夏日杂题》:“午梦初回理旧琴,竹炉重炷海南沈。茅檐三日潇潇雨,又展芭蕉数尺阴”;明陈献章《得廷实书》:“洗竹添花张户曹,忽抛闲散事煎熬。东门春水无人钓,又长溪头几尺高”。

第56法:末句七字中前后三字皆名词,但以中间壹字连缀之。如唐白居易《直中书省》:“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1坐黄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宋陆游《梅花绝句》:“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

卡尔曾说:“好有jz的知识是关于方法的知识”。冯先生从历代1381shou七言绝句佳作中所归纳提炼的56种作法,也许在信奉“至法无法”的读者看来,过于琐碎,甚至或许认为是“陈词滥调”,若“陈陈相因”,有碍其创造力的发挥。其理虽固然,而势未必行。不妨以书法类比。书家壹生追求,在有其独1特风格。然当其初始握笔,必从点画描摹作起,选帖、读帖、临帖、默帖,乃为其日常功课,此七言绝句56法,其犹唐代欧阳询“楷书结字36法”乎?其犹明代李淳“大字结构84法”乎?其犹清代黄自元“间架结构92法”乎?若36法、若84法、若92法,未有书家认其“琐碎”也,必视为至宝,奉为圭皋,时时研习,悟其妙道,以逐步成其独1特风格也。冯先生在其《七言绝句作法举隅》自序中坦言“大匠能示人以规矩,而不能使人巧”,56法者,篇法、句法、字法之规矩也,守此规矩,渐入诗道,而后方能体会到“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壹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

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红楼梦》黛玉语)。

范文四:七言绝句的56种作法

七言绝句的56种作法

(壹)并列式。如杜甫绝句

两个黄鹂鸣翠柳,壹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此诗四句,每句单独1表意,各写壹景,如四幅图画并挂,又合为壹体,分而不散,合而不杂,远、近、高、低,任人所视,各得其妙。表

(二)承接式。如刘禹锡竹枝词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此诗shou二句各写壹景,上说山花,下说江水;第三句承shou句,系由”山桃红花”生发出来;第四句承第二句,系由”蜀江春水”生发出来。四句诗两两并列,对应承接,结构严整,格调清新,颇具民歌特色。

(三)转折式。如李白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壹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此诗shou二句写辞白帝、下江陵,第三句忽然转写猿声,垫壹步作转折,然后收合。第三句转折很妙,使通shou精神飞越。r

(四)因果式。如昌龄闺怨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此诗第壹与第二句,第三与第四句,互为因果;shou两句与三四句,又为因果:即少妇因”不知愁”,故”上翠楼”;因”见柳色”,故”生后悔”(教夫婿觅封侯)。又因”上翠楼”而”见柳色”,因果关连,结构严谨。

七言绝句“以其善言情而易合于乐”,“好合于诗人之陶写”,“自唐迄今千数百年,为之者众,好之者弥笃”

(邵祖平《七绝诗论》)。于其作法,“宋人犹少道及,至元明清间,始多扬扢商榷,然皆破碎不全,绝无系统”(同上),今幸有冯振《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出矣。素有“广西才子”之称的冯振心先生(1897年——1983年),名振,号“自然室主人”,17岁学诗,是我有卓著成就的教育家、出类拔萃的中古典文学、杰出的近代现代诗人,有《自然室诗稿与诗词杂话》等著作传世。当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任教于上海大夏大学时,著《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壹书,“就七言绝句之作法不同或大同而小异者,略分如干类,先博举其例,而后综籀其法”,授于门生,周振甫、冯其庸咸得其惠。《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壹书1936年由世界书局出版,1985年3月北京市中书店据以影印。1986年齐鲁书社将其与《诗词杂话》、《七言律髓》并为《诗词作法举隅》出版,新增诗例117shou,而56种作法之分类未变。“《七言绝句作法举隅》精选了唐至清代七言绝句佳作1381shou,按类比法分成56类,在每类末精当扼要地指出其艺术技巧作法的特征和奥妙之处,无论是初学者还是研究者,凡读之,都足以发人深省”d

(党玉敏《冯振传略》),周振甫并专门著文引介(《小引》)。笔者偶然在超星数字图书馆网得读该书,深以为然,乃变其归纳法之著述体例为演绎法之奥秘指引,先揭示冯先生所归纳提炼之具体作法,后辅以便于理解的二三诗例,以贡献于诸位诗友。

第1法:四句旋转而下,第四句有壹二字与第壹、二句相复者,而句shou并多用“却”字。凡绝句,三四句必紧接,而与第壹、二句却多不即不离,以转捩关键,全在第三句也。惟此类,则第四句必与第壹、二句呼应ji紧,盖四句壹转下者也。如唐贾岛《渡桑乾》“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李商隐《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凡绝句,三四句必紧接,而与第壹、二句却多不即不离,以转捩关键,全在第三句也”。这句话可以视作冯先生所归纳提炼的七言绝句具体作法的总纲。以下诸种作法,绝大多数都关涉到第三句,幸读者识焉。

第2法:或四句,或三句,与第壹、二句俱有相复之字,而与前壹法稍异。如宋安石《游钟山》“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待老山闲。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明僧德祥《爱闲》:“壹生心事只求闲,求得闲来鬓已斑。更欲破除闲耳目,要听流水要看山”;清江湜《舟中二绝》(其壹):“浮生已是壹孤舟,更被孤舟载出游。却羡舟人挾妻子,家于舟上去无愁”。

第3法:第三、四两句,轱辘而下,故第四句必有壹二字与第三句相复,而又用“还”、“又”等字以紧系之,而第三句或先用“已”字以启其意。如宋李遘《绝句》:“人言落日是天涯,望ji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掩映,碧山还被暮云遮”;明姚汝循《回雁峰》:“回雁峰头望帝京,寒云黯黯不胜情。贾生已道长沙远,今过长沙又几程”。欧阳永叔词云:“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青山外”,亦此句法。

第4法:与前壹法同,故三四两句必有复字。特前壹法为尤整齐

耳。如唐李益《度破讷沙》:“眼见风来沙旋转,经年不省草生时。莫言塞外无春到,总有春来何处知”;明黄荣《牡牛图》:“江草青青江水流,卧吹孤笛弄清秋。放牛莫放南山下,昨日南山虎食牛”。

第5法: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故shou二句多有“去岁”、“去年”等字,而三句多有“今年”、“今日”等字,而shou二句与末二句又必有相复之字,以见呼应。如宋杨万里《中秋前二夕钓雪舟中静坐》:“去岁中秋正病

余,爱他明月强支吾。今年老矣差无病,后夜中秋有月无”;宋李遘《送春呈袁祖州》:“去年春尽在宜春,醉送东风泪满巾。今日春归倍惆怅,相逢不是去年人”。

第6法:亦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者,故shou二句多用“前年”、“昨日”等字,而第三句则用“今日”、“今朝”等字,惟不以复字作呼应,斯与前法差异耳。如宋皱浩《仁老寄墨梅》:“前年谪向新州去,岭上寒梅正作花。今日霜缣玩标格,宛然风外数枝斜”;宋朱熹《水口行舟》“昨日扁舟雨壹簔,满江风浪夜如何。今朝试卷孤篷看,依旧青山绿树多”。

第7法:亦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者,但于第三句用“今日”、“如今”等字,而shou句则不用“昔年”、“去岁”等字,然其实指往日之意,固隐含于其中也。如唐杜甫《解闷》:“壹辞故十经秋,每见秋瓜忆故丘。今日南湖采薇蕨,何人为觅郑瓜州”;明袁凯《扬州逢李十二衍》:“与子相逢俱少年,东吴城郭酒如川。如今白发知多少,风雨扬州共被眠”。

第8法:第三句用“只今”、“惟有”四字作起,与前法小异。如唐李白《苏台怀古》:“旧苑荒台杨柳新,菱歌清唱不胜春。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宫里人”;明廷相《芜城歌》:“莫向隋宫问六朝,璚枝玉蕊已烟消。只今惟有湖边柳,犹对春风学舞腰”。

第9法:以“如相问”三字置第三句后,其所问者何事,不必说明,但观其第四句答词,则其问意自显矣。如唐昌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壹片冰心在玉壶”;明杨慎《赠宋文百户石岗舍人》:“七十从戎鬓已斑,劳君相送出滇关。过家儿子如相问,为报衰翁二月还”。

第10法:第三句用“借问”、“欲问”、“试问”、“为问”等字作起,其下并著以“何”、“谁”等字,以明其所问之事,而第四句则答之之词也。如唐高适《塞上闻笛》:“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壹夜满关山”;明汪本《舟中有成》:“故乡南望渺无涯,水面云深日又斜。欲问浮生何所似,试来风处看杨花”。

第11法:第三句亦用

“为问”、“试问”等字作起,以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故“无”、“几”、“何”、“谁”等字著在第四句,而不在第三句。如唐杜牧《秋浦途中》:“潇潇山路穷秋雨,淅淅溪风雨岸浦。为问寒沙新到雁,来时还下杜陵无”;宋苏轼《又和景文韵》:“牡丹松桧壹时栽,付与春风自在开。试问壁间题字客,几人不为看花来”。

第12法:以第三句作诘问语,用“何”、“谁”、“几”、“安”、“那”等字作起,或以第四句作答,如唐白居易《魏堤》:“花寒懒发鸟慵啼,信马闲行到日西。何处未春先有思,柳条无力魏堤”;或并第四句亦承上句壹作问,如明陆容《题画》:“林屋重重枕野塘,水花千顷壹归航。何年了却公家事,来趁山人几日凉”。

第13法:亦以第三句作诘问语,但“何”、“谁”等字不著在句shou而在句中。如唐孟浩然《送杜十四之江南》:“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淼茫。日暮征帆泊何处,天涯壹望断人肠”;明钟顺《清夜闻笛》:“小楼人醉月初斜,归思迢迢隔海涯。短笛谁吹断肠曲,满庭香雪落梅花”。

第14法:第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而但于第三句冠以“如何”二字。如唐李商隐《无题》:“紫府仙人号宝灯,云浆未饮结成冰。如何雪月交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层”;宋朱熹《之德化宿剧头铺,夜闻杜宇》:“事贤劳只自嗤,壹官今是五年期。如何独1宿荒山夜,更拥寒裘听子规”。

第15法:但以第四句作诘问语,故“如何”二字,即冠其句shou。如宋项安世《夜雨》:“夜窗疏雨不堪听,独1坐寒斋万感生。今夜故人江上宿,如何禁得打篷声”;清何绍基《无园种菜》:“五更风露有精神,浩荡天恩处处匀。菜色青葱真可爱,如何比拟到饥民”。

第16法:以“何如”二字冠第三句者。如元唐朝《五无吟六shou之壹》:“云在空中变态奇,风来江上浪漪漪。何如风定云开后,秋水长天壹色时”;明世贞《题溪山深隐图》:“古木寒流壹两家,柴门昼掩待归鸦。何如只向人间住,与客携壶踏落花”。

第17法:第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故第三句必用“不知”二字

作起,而第四句必用“何”、“几”、“那”、“无”等字以足之。

如唐翰《春日思归》:“杨柳青青杏发花,年光误客转思家。不知

湖上菱歌女,几个春舟在若邪”(邪,音ya,二声,牙音。若邪:溪

水名,在越州会稽县,今浙江绍兴城东北);明刘铉《题沈孟渊所藏

叔明竹》:“烟雨苕溪忆旧游,画图遗墨见风流。不知黄鹤飞归后,

又是山中几度秋。”。

第18法:第三句皆用“不知”二字作起,以用作诘问语,故其下

必用“谁”、“何”、“多少”等字。如唐贺知章《柳枝词》:“碧

玉妆成壹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金党怀英《立春》:“水结东溪冻未漪,风凌枯木怒犹威。不知春力

来多少

便有青蝇负暖飞”。

第19法:第三句亦用“不知”二字作起,但非用作诘问语,故其

下不用“谁”、“何”、“多少”等字。如唐涯《塞下曲》:“年

少辞家从冠军,金鞍宝剑去邀勋,不知马骨伤寒水,惟见龙城起暮云”;

清孙原湘《蕉窗听雨图吕生乞题》:“滴尽残窗碎雨声,破人秋梦到

天明。不知壹夜诗情好,转在潇潇叶上生”。

第20法:“不知”二字,用在第三句三四二字,以非诘问语,故

其下无“谁”、“何”、“多少”等字,而第四句则或用“犹”、

“还”、“又”等字以呼应之。如唐杜牧《泊秦淮》:“烟笼寒水月

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明田

僧《题福教寺诗》:“残山剩水壹荒基,古寺烟笼白塔低。燕子不知

身是客,秋风还恋旧巢泥”。

第21法:第四句皆用“不知”二字作起,以用作诘问语,故其后

必缀以“何”、“谁”、“无”、“几”等字。如唐李白《客中作》: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椀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

乡”;宋邵雍《天津感事》:“阳乌西区水东流,今古推移几度秋。

四面远山长歛黛,不知终日为谁愁”。

第22法:第四句虽冠以“不知”二字,而却非问语,故不用“谁”、

“何”、 “无”、“几”等字。如唐李商隐《夕阳楼》:“花明柳暗

绕天愁,上尽重城更上楼。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清周

准《蝴蝶词》:“万花谷里逐芳尘,自爱翩跹粉泽新。多少繁华任意恋,

不知只是梦中身”。

第23法:只第四句作诘问语,或但用“谁”、“几”、“何”、

“无”等字,或兼用“知”字于其句shou。如唐李贺《南园》:“男儿何

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若

个:谁,那个);唐张继《与贾岛闲游》:“水北原南草色新,雪消风

暖不生尘。城中车马应无数,能解闲行有几人”。

第24法:第四句用“知是”或“知有”、“知在”二字冠之,而

第三句则必预言其所以知之之故也。如宋俞桂《溪流》:“云脚才行又

复开,壹声隐隐只空雷。家僮忽报溪流涨,知是前村落雨来”;宋晁

冲之《夜行》:“老去功名意转疏,独1骑瘦马取长途。孤村到晓犹灯

火,知有人家夜读书”。

第25法:第三句以“不如”或“不及”、“不似”、“输与”、

“输他”等字作起,所以见彼此比较之意也。如宋陆游《看梅归,马

上戏作》:“江路疏篱已过

清,月中霜冷若为情。不如折向金壶贮,

画烛银灯看到明”;金刘昂《吊李仲坦》:“文章巧与世相违,身后

新恩事已非。不及萋萋原上草,壹番春雨绿如衣”。

第26法:亦于第三句用“不及”、“不如”、“不似”等字,

以见比较之意,特此二字不用在第三句shou,而用在三四二字,斯与前

壹法稍异耳。如唐昌龄《长信秋词》:“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

团扇暂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邵阳日影来”;宋陆游《杂感》:

“故旧书来问死生,时闻剥啄叩柴荆。自嗟不及东家老,至死无人

识姓名”。

第27法:为第三句与第四句作比较者,故“不及”、“不似”、

“不如”、“不比”、“输与”等字,用在第四句之shou。如唐李白

《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

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明解缙《赴广西别甥彭雪路》:“多情为

我谢彭郎,采石江深似渭阳。相聚六年如梦过,不如昨夜壹更长”。

第28法:只第四句前后自为比较,故“不似”、“不如”等字

不著在句shou而在句中。如明张羽《题陶处士象》:“五儿长大翟卿

贤,彭泽归来只醉眠。篱下黄花门外柳,风光不似义熙前”;明龚

诩《与忠孟登玉峰共饮春风亭》:“山水千重复万重,少年相别

老相逢。春风亭下壹杯酒,山色不如人意浓”。

第29法:以“分明”二字著在第三句shou者。如唐张祜《听筝》:

“十指纤纤玉笋红,雁行轻遏翠弦中。分明似说长城苦,水咽寒云

壹夜风”;宋杨万里《龙山送客》:“念念还乡未得还,偶因送客

到龙山。分明认得西归路,又是回车却入关”。

第30法:以“分明”二字著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昌龄《长信

秋词》:“真成薄命久寻思,梦见君觉后疑。火照西宫知夜饮,分

明复道奉恩时”;明童承叙《宫词》:“三三两两不知愁,结束罗裙

学打球。傍晚忽闻仙乐近,分明只在殿东头”。

第31法:以“壹种”二字著在第三句shou者。如唐白居易《观游

鱼》:“绕池闲步看鱼游,正值儿童弄钓舟。壹种爱鱼心各异,我来

施食尔垂钩”;明刘绩《听胡琴》:“胡弦轻轧语星星,破入甘州便

泪零。壹种尊前沈醉客,解听争似不曾听”。

第32法:“壹种”二字著在第三句三四两字。如明夏寅《春夜

曲》:“宝鸭烟消几缕香,月移花影过长廊。春情壹种无聊赖,自

起烧灯照海棠”;清沈受宏《同钱太史泛舟座有女郎湘烟戏题》:

“酒绿灯青夜语中,家乡同

隔海云东。伤心壹种天涯客,卿是飞花

我断蓬”。

第33法:第三句用表“记忆”之字(如“记得”、“长记”、

“略记”、“犹记”、“犹忆”、“忆得”、“尚忆”、“还忆”、

“偶忆”、“长忆”、“好忆”、“忽忆”、“空忆”、“却忆”

等),而第四句则其所忆之事也。如宋欧阳修《过中渡》:“得归

还自欲淹留,中渡桥边柳拂头。记得来时桥上过,断冰残雪满河

流”;明归有光《《初发白河》:“胡风刮地起黄沙,三月长安不

见花。却忆故乡风景好,樱桃初熟正还家”。

第34法:第三句用“莫怪”、“莫嫌”、“莫向”、“莫算”

等字作起,而第四句则皆申明其意者也。如唐贾岛《赠人斑竹拄杖》:

“拣得林中好细枝,结根石上长身迟。莫嫌滴沥红斑少,恰是湘妃

泪尽时”;李商隐《宫词》:“君恩如水向东流,得宠忧移失宠愁。

莫向尊前奏花落,凉风只在殿西头”。明恭《春雁》:“春风壹夜

到衡阳,楚水燕山万里长。莫怪春来便归去,江南虽好是他乡”。

第35法:“莫向”、“莫怪”等字著在第四句shou,而第三句则

先说明其意者也。如唐郑谷《席上赠歌者》:“花月楼台近九衢,

清歌壹曲倒金壶。坐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风唱鹧鸪”;明儒卿

《寄吴郎》:“旧事巫山壹梦中,佳期回shou竟成空。郎心亦是浮萍

草,莫怪杨花易逐风”。

第36法:第三句用“不须”或“不用”二字作起者。如唐杜牧

《题城楼》:“鸣轧江楼角壹声,微阳潋潋落寒汀。不用凭栏苦回

shou,故乡七十五长亭”;宋陆游《杭头晚兴》:“山色苍寒野色温,

下程初闭驿亭门。不须更把浇愁酒,行尽天涯惯断魂”。

第37法:第三句用“问”、“道”、“说”、“语”、“望”、

“指”等字,第四句则其所问、所道之语也。如唐朱庆余《近试上张

闺意》:“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

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元宋元《讨柴》:“海树年深成大材,壹

时斧伐作薪来。山人指点长松说,尽是刘郎去后栽”。

第38法:“说”字著在第三句第二字,故所说者不特第四句,

即第三句后五字,亦所说之事也。如唐张祜《退宫人》:“开元huang

帝掌中怜,流落人间二十年。长说承天门上宴,百官楼下拾金钱”;

清朱凤翔《村外闲吟》:“荷锄时趁月明归,稚子依依候竹扉。竞

田家风味美,稻花落后鲤鱼肥”。

第39法:第三句末结以“无壹事”或“无个事”、“无他事

”、

“无别事”、“闲无事”、“浑无事”三字,以见其所事者,惟第

四句所云云而已。如宋苏轼《春日》:“鸣鸠乳燕寂无声,日射西

窗泼眼明。午醉醒来无壹事,只将春睡赏春晴”;元高明《题青山

云图》:“昨夜山中宿雨晴,白云绿树好分明。茅庐早起无他事,

去看南溪新水生”。

第40法:第三句以“无端”二字作起,所以示于shou二句外,

忽插入他意也。如唐李商隐《为有》:“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

尽怕春宵。无端嫁得金闺婿,辜负香裘事早朝”;宋张咏《雨夜》:

“帘幕萧萧竹院深,客怀孤寂伴灯吟。无端壹夜空阶雨,滴破思乡

万里心”。

第41法:第三句三四两字用“好是”或“只有”、“惟有”,

第四句则或用“依旧”、“犹还”等字以呼应之。如唐韦庄《金

陵图》:“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好是台城柳,依

旧烟笼十里堤”;宋张泌《寄人》:“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

曲栏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第42法:“好是”二字用在第三句shou,与前法小异。如唐韩

愈《初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好是壹年春好

处,绝胜烟柳满huang都”;清孙原湘《画梅》:“新年无客到山家,

雨洒幽窗鼎沸茶。好是称心清绝事,对梅花恰画梅花”。

第43法:第三句shou用壹“纵”字或“任”字、“总”字,而

第四句则或用“只”字、“终”字、“亦”字、“也”字、“犹”

字、“又”字等以呼应之。如唐司空曙《江村即事》:“罢钓归

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壹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李商隐《代赠》:“东南日出照高楼,楼上离人唱石州。总把春

山扫眉黛,不知供得几多愁”;宋郭震《老卒》:“老来弓箭喜

离身,说著沙场更怆神。任使将军全得胜,归时须少去时人”。

第44法:“纵”字用在第三句第三字者。如唐杨凌《明妃

曲》:“汉明妃去不还,马驮弦向阴山。匣中纵有菱花镜,

羞向单于照旧颜”;明赵师秀《采药径》:“十载仙家采药心,

春风才过得幽寻。如今纵有相逢处,不是桃花是绿荫”。

第45法:“纵”字用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维《少年行》: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

闻侠骨香”;唐高蟾《春》:“明月断云青蔼蔼,平芜归思绿迢

迢。人生莫遣头如雪,纵得东风也不消”。

第46法:第三句用壹“似”字或“如”字以与他作比

,而

第四句则申明其相似之点也。如唐维《送沈子》:“杨柳渡头

行客稀,罟师荡浆向临圻。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

明谢榛《怨歌行》:“长夜生寒翠幕低,琵琶别调为谁凄。君心

无定如明月,才绕楼东复转西”。

第47法:第三句用“唯有”或“独1有”、“只有”、“但

有”二字作起,而第四句则或用“年年”、“时时”、“犹还”

等字以呼应之。如唐杜牧《过勤政楼》:“千秋佳节名空在,承

露丝囊世已无。唯有紫苔偏称意,年年因雨上金铺”;明huang甫濂

杨柳枝》:“韶华回shou怅离宫,梁苑隋堤荒草中。独1有江边

柳色,垂垂还是怨秋风”。

第48法:“惟有”、“只有”等字著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

刘禹锡《杨柳枝词》:“城外春风吹酒旗,行人挥袂日西时。

长安陌上无穷树,惟有垂杨别离”;宋陆游《楚城》:“江

上荒城猿鸟悲,隔江便是屈原祠。壹千五百年间事,只有滩声

似旧时”。

第49法:第三句以“自从”或“壹自”作起者。如唐李益

《隋宫燕》:“燕语如伤旧春,宫花欲落旋成尘。自从壹闭风

光后,几度飞来不见人”;贾岛《马嵬》:“长川几处树青青

孤驿危楼对翠屏。壹自上huang惆怅后,至今来往马蹄腥”。

第50法:第三句以“好是”二字作起者。如唐韦庄《鄜州

寒食》:“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好是隔帘花树

动,女郎撩乱送秋千”;明时保《湖口县》:“青山壹簇几

人家,帘卷湖光日未斜。好是客船来泊处,壹行官柳暗平沙”。

第51法:第三句以“若为”二字作起者。如唐柳宗元《与

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海畔尖山似剑铓,秋来处处割

愁肠。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宋苏轼《菡萏亭》:

“日日移床趁下风,清香不尽思何穷。若为化作龟千岁,巢向田

田乱叶中”。

第52法:第三句以“等闲”二字作起者。如唐令狐楚《少

年行》:“家本清河住五城,须凭弓箭得功名。等闲飞鞚秋原

上,独1向寒云试射声”;宋俞桂《江头》:“渔浦山边白鹭飞,

西兴渡口夕阳微。等闲更上层楼望,贪看江潮不肯归”。

第53法:第三句以“正是”二字作起者。如唐杜甫《江南

逢李龟年》:“歧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

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唐杜牧《南陵道中》:“南陵水

面漫悠悠,风紧云寒欲变秋。正是客心孤回处,谁家红袖凭江

楼”。

第54法:

第三句壹二及四五六字用“如此”二字者。如元

杨维桢《张士诚席上作》:“江南岁岁烽烟起,海上年年御酒

来。如此江山如此酒,老夫怀抱几时开”;清孙原湘《题扇》:

“月光到地白于雪,花天香作云。如此乾坤如此夜,不知

何处著尘氛”。

第55法:第四句第壹字用“又”字,第五字则用“壹”字

或“数”字、“几”字,皆计算字也。如唐李涉《登山》:“终

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壹

日闲”;宋陆游《夏日杂题》:“午梦初回理旧琴,竹炉重炷海

南沈。茅檐三日潇潇雨,又展芭蕉数尺阴”;明陈献章《得廷实

书》:“洗竹添花张户曹,忽抛闲散事煎熬。东门春水无人钓,

又长溪头几尺高”。

第56法:末句七字中前后三字皆名词,但以中间壹字连缀

之。如唐白居易《直中书省》:“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

漏长。独1坐黄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宋陆游《梅花绝

句》:“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

青羊宫到浣花溪”。

卡尔曾说:“好有jz的知识是关于方法的知识”。冯

先生从历代1381shou七言绝句佳作中所归纳提炼的56种作法,也许

在信奉“至法无法”的读者看来,过于琐碎,甚至或许认为是

“陈词滥调”,若“陈陈相因”,有碍其创造力的发挥。其理

虽固然,而势未必行。不妨以书法类比。书家壹生追求,在有

其独1特风格。然当其初始握笔,必从点画描摹作起,选帖、读

帖、临帖、默帖,乃为其日常功课,此七言绝句56法,其犹唐

欧阳询“楷书结字36法”乎?其犹明代李淳“大字结构84法”

乎?其犹清代黄自元“间架结构92法”乎?若36法、若84法、若

92法,未有书家认其“琐碎”也,必视为至宝,奉为圭皋,时时

研习,悟其妙道,以逐步成其独1特风格也。冯先生在其《七言

绝句作法举隅》自序中坦言“大匠能示人以规矩,而不能使人

巧”,56法者,篇法、句法、字法之规矩也,守此规矩,渐入

诗道,而后方能体会到“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壹立意要紧。

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

意’”(《红楼梦》黛玉语)。

壬辰六月初八

=======================================

七言绝句56法(冯振心)

七言绝句“以其善言情而易合于乐”,“好合于诗人之陶写”, “自唐迄今千数百年,为之者众,好之者弥笃”

(邵祖平《七绝诗论

》)。于其作法,“宋人犹少道及,至元明清间,始多扬扢商榷,然皆破碎不全,绝无系统”(同上),今幸有冯振《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出矣。素有“广西才子”之称的冯振心先生(1897年——1983年),名振,号“自然室主人”,17岁学诗,是我有卓著成就的教育家、出类拔萃的中古典文学、杰出的近代现代诗人,有《自然室诗稿与诗词杂话》等著作传世。当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任教于上海大夏大学时,著《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壹书,“就七言绝句之作法不同或大同而小异者,略分如干类,先博举其例,而后综籀其法”,授于门生,周振甫、冯其庸咸得其惠。《七言绝句作法举隅》壹书1936年由世界书局出版,1985年3月北京市中书店据以影印。1986年齐鲁书社将其与《诗词杂话》、《七言律髓》并为《诗词作法举隅》出版,新增诗例117shou,而56种作法之分类未变。“《七言绝句作法举隅》精选了唐至清代七言绝句佳作1381shou,按类比法分成56类,在每类末精当扼要地指出其艺术技巧作法的特征和奥妙之处,无论是初学者还是研究者,凡读之,都足以发人深省”法

(党玉敏《冯振传略》),周振甫并专门著文引介(《小引》)。笔者偶然在超星数字图书馆网得读该书,深以为然,乃变其归纳法之著述体例为演绎法之奥秘指引,先揭示冯先生所归纳提炼之具体作法,后辅以便于理解的二三诗例,以贡献于诸位诗友。

第1法:四句旋转而下,第四句有壹二字与第壹、二句相复者,而句shou并多用“却”字。凡绝句,三四句必紧接,而与第壹、二句却多不即不离,以转捩关键,全在第三句也。惟此类,则第四句必与第壹、二句呼应ji紧,盖四句壹转下者也。如唐贾岛《渡桑乾》“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李商隐《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凡绝句,三四句必紧接,而与第壹、二句却多不即不离,以转捩关键,全在第三句也”。这句话可以视作冯先生所归纳提炼的七言绝句具体作法的总纲。以下诸种作法,绝大多数都关涉到第三句,幸读者识焉。

第2法:或四句,或三句,与第壹、二句俱有相复之字,而与前壹法稍异。如宋安石《游钟山》“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待老山闲。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明僧德祥《爱闲》:“壹生心事只求闲,求得闲来鬓已斑。更欲破除闲耳目,要听流水要看山”;清江湜《舟中二绝》(其壹):“浮生已是壹孤舟,更被

孤舟载出游。却羡舟人挾妻子,家于舟上去无愁”。

第3法:第三、四两句,轱辘而下,故第四句必有壹二字与第三句相复,而又用“还”、“又”等字以紧系之,而第三句或先用“已”字以启其意。如宋李遘《绝句》:“人言落日是天涯,望ji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掩映,碧山还被暮云遮”;明姚汝循《回雁峰》:“回雁峰头望帝京,寒云黯黯不胜情。贾生已道长沙远,今过长沙又几程”。欧阳永叔词云:“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青山外”,亦此句法。

第4法:与前壹法同,故三四两句必有复字。特前壹法为尤整齐耳。如唐李益《度破讷沙》:“眼见风来沙旋转,经年不省草生时。莫言塞外无春到,总有春来何处知”;明黄荣《牡牛图》:“江草青青江水流,卧吹孤笛弄清秋。放牛莫放南山下,昨日南山虎食牛”。

第5法: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故shou二句多有“去岁”、“去年”等字,而三句多有“今年”、“今日”等字,而shou二句与末二句又必有相复之字,以见呼应。如宋杨万里《中秋前二夕钓雪舟中静坐》:“去岁中秋正病余,爱他明月强支吾。今年老矣差无病,后夜中秋有月无”;宋李遘《送春呈袁祖州》:“去年春尽在宜春,醉送东风泪满巾。今日春归倍惆怅,相逢不是去年人”。

第6法:亦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者,故shou二句多用“前年”、“昨日”等字,而第三句则用“今日”、“今朝”等字,惟不以复字作呼应,斯与前法差异耳。如宋皱浩《仁老寄墨梅》:“前年谪向新州去,岭上寒梅正作花。今日霜缣玩标格,宛然风外数枝斜”;宋朱熹《水口行舟》“昨日扁舟雨壹簔,满江风浪夜如何。今朝试卷孤篷看,依旧青山绿树多”。

第7法:亦shou二句与末二句作今昔之比较者,但于第三句用“今日”、“如今”等字,而shou句则不用“昔年”、“去岁”等字,然其实指往日之意,固隐含于其中也。如唐杜甫《解闷》:“壹辞故十经秋,每见秋瓜忆故丘。今日南湖采薇蕨,何人为觅郑瓜州”;明袁凯《扬州逢李十二衍》:“与子相逢俱少年,东吴城郭酒如川。如今白发知多少,风雨扬州共被眠”。

第8法:第三句用“只今”、“惟有”四字作起,与前法小异。如唐李白《苏台怀古》:“旧苑荒台杨柳新,菱歌清唱不胜春。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宫里人”;明廷相《芜城歌》:“莫向隋宫问六朝,璚枝玉蕊已烟消。只今惟有湖边柳,犹对春风学舞腰”。

第9法:以“如相问”三字置第三句

后,其所问者何事,不必说明,但观其第四句答词,则其问意自显矣。如唐昌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壹片冰心在玉壶”;明杨慎《赠宋文百户石岗舍人》:“七十从戎鬓已斑,劳君相送出滇关。过家儿子如相问,为报衰翁二月还”。

第10法:第三句用“借问”、“欲问”、“试问”、“为问”等字作起,其下并著以“何”、“谁”等字,以明其所问之事,而第四句则答之之词也。如唐高适《塞上闻笛》:“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壹夜满关山”;明汪本《舟中有成》:“故乡南望渺无涯,水面云深日又斜。欲问浮生何所似,试来风处看杨花”。

第11法:第三句亦用

“为问”、“试问”等字作起,以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故“无”、“几”、“何”、“谁”等字著在第四句,而不在第三句。如唐杜牧《秋浦途中》:“潇潇山路穷秋雨,淅淅溪风雨岸浦。为问寒沙新到雁,来时还下杜陵无”;宋苏轼《又和景文韵》:“牡丹松桧壹时栽,付与春风自在开。试问壁间题字客,几人不为看花来”。

第12法:以第三句作诘问语,用“何”、“谁”、“几”、“安”、“那”等字作起,或以第四句作答,如唐白居易《魏堤》:“花寒懒发鸟慵啼,信马闲行到日西。何处未春先有思,柳条无力魏堤”;或并第四句亦承上句壹作问,如明陆容《题画》:“林屋重重枕野塘,水花千顷壹归航。何年了却公家事,来趁山人几日凉”。

第13法:亦以第三句作诘问语,但“何”、“谁”等字不著在句shou而在句中。如唐孟浩然《送杜十四之江南》:“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淼茫。日暮征帆泊何处,天涯壹望断人肠”;明钟顺《清夜闻笛》:“小楼人醉月初斜,归思迢迢隔海涯。短笛谁吹断肠曲,满庭香雪落梅花”。

第14法:第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而但于第三句冠以“如何”二字。如唐李商隐《无题》:“紫府仙人号宝灯,云浆未饮结成冰。如何雪月交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层”;宋朱熹《之德化宿剧头铺,夜闻杜宇》:“事贤劳只自嗤,壹官今是五年期。如何独1宿荒山夜,更拥寒裘听子规”。

第15法:但以第四句作诘问语,故“如何”二字,即冠其句shou。如宋项安世《夜雨》:“夜窗疏雨不堪听,独1坐寒斋万感生。今夜故人江上宿,如何禁得打篷声”;清何绍基《无园种菜》:“五更风露有精神,浩荡天恩处处匀。菜色青葱真可爱,如何比拟到饥民

”。

第16法:以“何如”二字冠第三句者。如元唐朝《五无吟六shou之壹》:“云在空中变态奇,风来江上浪漪漪。何如风定云开后,秋水长天壹色时”;明世贞《题溪山深隐图》:“古木寒流壹两家,柴门昼掩待归鸦。何如只向人间住,与客携壶踏落花”。

第17法:第三四两句作连属诘问语,故第三句必用“不知”二字作起,而第四句必用“何”、“几”、“那”、“无”等字以足之。如唐翰《春日思归》:“杨柳青青杏发花,年光误客转思家。不知湖上菱歌女,几个春舟在若邪”(邪,音ya,二声,牙音。若邪:溪水名,在越州会稽县,今浙江绍兴城东北);明刘铉《题沈孟渊所藏叔明竹》:“烟雨苕溪忆旧游,画图遗墨见风流。不知黄鹤飞归后,又是山中几度秋。”。

第18法:第三句皆用“不知”二字作起,以用作诘问语,故其下必用“谁”、“何”、“多少”等字。如唐贺知章《柳枝词》:“碧玉妆成壹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金党怀英《立春》:“水结东溪冻未漪,风凌枯木怒犹威。不知春力来多少,便有青蝇负暖飞”。

第19法:第三句亦用“不知”二字作起,但非用作诘问语,故其下不用“谁”、“何”、“多少”等字。如唐涯《塞下曲》:“年少辞家从冠军,金鞍宝剑去邀勋,不知马骨伤寒水,惟见龙城起暮云”;清孙原湘《蕉窗听雨图吕生乞题》:“滴尽残窗碎雨声,破人秋梦到天明。不知壹夜诗情好,转在潇潇叶上生”。

第20法:“不知”二字,用在第三句三四二字,以非诘问语,故其下无“谁”、“何”、“多少”等字,而第四句则或用“犹”、“还”、“又”等字以呼应之。如唐杜牧《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明田僧《题福教寺诗》:“残山剩水壹荒基,古寺烟笼白塔低。燕子不知身是客,秋风还恋旧巢泥”。

第21法:第四句皆用“不知”二字作起,以用作诘问语,故其后必缀以“何”、“谁”、“无”、“几”等字。如唐李白《客中作》:“兰陵美酒郁金香,玉椀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宋邵雍《天津感事》:“阳乌西区水东流,今古推移几度秋。四面远山长歛黛,不知终日为谁愁”。

第22法:第四句虽冠以“不知”二字,而却非问语,故不用“谁”、“何”、

“无”、“几”等字。如唐李商隐《夕阳楼》:“花明柳暗绕天愁,上尽重城更上楼。欲问孤鸿

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清周准《蝴蝶词》:“万花谷里逐芳尘,自爱翩跹粉泽新。多少繁华任意恋,不知只是梦中身”。

第23法:只第四句作诘问语,或但用“谁”、“几”、“何”、

“无”等字,或兼用“知”字于其句shou。如唐李贺《南园》:“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若个:谁,那个);唐张继《与贾岛闲游》:“水北原南草色新,雪消风暖不生尘。城中车马应无数,能解闲行有几人”。

第24法:第四句用“知是”或“知有”、“知在”二字冠之,而第三句则必预言其所以知之之故也。如宋俞桂《溪流》:“云脚才行又复开,壹声隐隐只空雷。家僮忽报溪流涨,知是前村落雨来”;宋晁冲之《夜行》:“老去功名意转疏,独1骑瘦马取长途。孤村到晓犹灯火,知有人家夜读书”。

第25法:第三句以“不如”或“不及”、“不似”、“输与”、“输他”等字作起,所以见彼此比较之意也。如宋陆游《看梅归,马上戏作》:“江路疏篱已过清,月中霜冷若为情。不如折向金壶贮,画烛银灯看到明”;金刘昂《吊李仲坦》:“文章巧与世相违,身后新恩事已非。不及萋萋原上草,壹番春雨绿如衣”。

第26法:亦于第三句用“不及”、“不如”、“不似”等字,以见比较之意,特此二字不用在第三句shou,而用在三四二字,斯与前壹法稍异耳。如唐昌龄《长信秋词》:“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暂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邵阳日影来”;宋陆游《杂感》:“故旧书来问死生,时闻剥啄叩柴荆。自嗟不及东家老,至死无人识姓名”。

第27法:为第三句与第四句作比较者,故“不及”、“不似”、“不如”、“不比”、“输与”等字,用在第四句之shou。如唐李白《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明解缙《赴广西别甥彭雪路》:“多情为我谢彭郎,采石江深似渭阳。相聚六年如梦过,不如昨夜壹更长”。

第28法:只第四句前后自为比较,故“不似”、“不如”等字不著在句shou而在句中。如明张羽《题陶处士象》:“五儿长大翟卿贤,彭泽归来只醉眠。篱下黄花门外柳,风光不似义熙前”;明龚诩《与忠孟登玉峰共饮春风亭》:“山水千重复万重,少年相别老相逢。春风亭下壹杯酒,山色不如人意浓”。

第29法:以“分明”二字著在第三句shou者。如唐张祜《听筝》:“十指纤纤玉笋红,雁行轻遏翠弦中。分明似说

长城苦,水咽寒云壹夜风”;宋杨万里《龙山送客》:“念念还乡未得还,偶因送客到龙山。分明认得西归路,又是回车却入关”。

第30法:以“分明”二字著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昌龄《长信秋词》:“真成薄命久寻思,梦见君觉后疑。火照西宫知夜饮,分明复道奉恩时”;明童承叙《宫词》:“三三两两不知愁,结束罗裙学打球。傍晚忽闻仙乐近,分明只在殿东头”。

第31法:以“壹种”二字著在第三句shou者。如唐白居易《观游鱼》:“绕池闲步看鱼游,正值儿童弄钓舟。壹种爱鱼心各异,我来施食尔垂钩”;明刘绩《听胡琴》:“胡弦轻轧语星星,破入甘州便泪零。壹种尊前沈醉客,解听争似不曾听”。

第32法:“壹种”二字著在第三句三四两字。如明夏寅《春夜曲》:“宝鸭烟消几缕香,月移花影过长廊。春情壹种无聊赖,自起烧灯照海棠”;清沈受宏《同钱太史泛舟座有女郎湘烟戏题》:“酒绿灯青夜语中,家乡同隔海云东。伤心壹种天涯客,卿是飞花我断蓬”。

第33法:第三句用表“记忆”之字(如“记得”、“长记”、“略记”、“犹记”、“犹忆”、“忆得”、“尚忆”、“还忆”、“偶忆”、“长忆”、“好忆”、“忽忆”、“空忆”、“却忆”等),而第四句则其所忆之事也。如宋欧阳修《过中渡》:“得归还自欲淹留,中渡桥边柳拂头。记得来时桥上过,断冰残雪满河流”;明归有光《《初发白河》:“胡风刮地起黄沙,三月长安不见花。却忆故乡风景好,樱桃初熟正还家”。

第34法:第三句用“莫怪”、“莫嫌”、“莫向”、“莫算”等字作起,而第四句则皆申明其意者也。如唐贾岛《赠人斑竹拄杖》:“拣得林中好细枝,结根石上长身迟。莫嫌滴沥红斑少,恰是湘妃泪尽时”;李商隐《宫词》:“君恩如水向东流,得宠忧移失宠愁。莫向尊前奏花落,凉风只在殿西头”。明恭《春雁》:“春风壹夜到衡阳,楚水燕山万里长。莫怪春来便归去,江南虽好是他乡”。

第35法:“莫向”、“莫怪”等字著在第四句shou,而第三句则先说明其意者也。如唐郑谷《席上赠歌者》:“花月楼台近九衢,清歌壹曲倒金壶。坐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风唱鹧鸪”;明儒卿《寄吴郎》:“旧事巫山壹梦中,佳期回shou竟成空。郎心亦是浮萍草,莫怪杨花易逐风”。

第36法:第三句用“不须”或“不用”二字作起者。如唐杜牧《题城楼》:“鸣轧江楼角壹声,微阳潋潋落寒汀。不用凭栏苦回shou,故乡七十五长亭”

;宋陆游《杭头晚兴》:“山色苍寒野色温,下程初闭驿亭门。不须更把浇愁酒,行尽天涯惯断魂”。

第37法:第三句用“问”、“道”、“说”、“语”、“望”、“指”等字,第四句则其所问、所道之语也。如唐朱庆余《近试上张水闺意》:“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元宋元《讨柴》:“海树年深成大材,壹时斧伐作薪来。山人指点长松说,尽是刘郎去后栽”。

第38法:“说”字著在第三句第二字,故所说者不特第四句,即第三句后五字,亦所说之事也。如唐张祜《退宫人》:“开元huang帝掌中怜,流落人间二十年。长说承天门上宴,百官楼下拾金钱”;清朱凤翔《村外闲吟》:“荷锄时趁月明归,稚子依依候竹扉。竞说田家风味美,稻花落后鲤鱼肥”。

第39法:第三句末结以“无壹事”或“无个事”、“无他事”、“无别事”、“闲无事”、“浑无事”三字,以见其所事者,惟第四句所云云而已。如宋苏轼《春日》:“鸣鸠乳燕寂无声,日射西窗泼眼明。午醉醒来无壹事,只将春睡赏春晴”;元高明《题青山白云图》:“昨夜山中宿雨晴,白云绿树好分明。茅庐早起无他事,去看南溪新水生”。

第40法:第三句以“无端”二字作起,所以示于shou二句外,忽插入他意也。如唐李商隐《为有》:“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无端嫁得金闺婿,辜负香裘事早朝”;宋张咏《雨夜》:“帘幕萧萧竹院深,客怀孤寂伴灯吟。无端壹夜空阶雨,滴破思乡万里心”。

第41法:第三句三四两字用“好是”或“只有”、“惟有”,而第四句则或用“依旧”、“犹还”等字以呼应之。如唐韦庄《金陵图》:“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好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宋张泌《寄人》:“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栏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第42法:“好是”二字用在第三句shou,与前法小异。如唐韩愈《初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好是壹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huang都”;清孙原湘《画梅》:“新年无客到山家,雨洒幽窗鼎沸茶。好是称心清绝事,对梅花恰画梅花”。

第43法:第三句shou用壹“纵”字或“任”字、“总”字,而第四句则或用“只”字、“终”字、“亦”字、“也”字、“犹”字、“又”字等以呼应之。如唐司空曙《江村即事》:“罢钓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壹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李商隐《代赠

》:“东南日出照高楼,楼上离人唱石州。总把春山扫眉黛,不知供得几多愁”;宋郭震《老卒》:“老来弓箭喜离身,说著沙场更怆神。任使将军全得胜,归时须少去时人”。

第44法:“纵”字用在第三句第三字者。如唐杨凌《明妃曲》:“汉明妃去不还,马驮弦向阴山。匣中纵有菱花镜,羞向单于照旧颜”;明赵师秀《采药径》:“十载仙家采药心,春风才过得幽寻。如今纵有相逢处,不是桃花是绿荫”。

第45法:“纵”字用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维《少年行》:“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唐高蟾《春》:“明月断云青蔼蔼,平芜归思绿迢迢。人生莫遣头如雪,纵得东风也不消”。

第46法:第三句用壹“似”字或“如”字以与他作比,而第四句则申明其相似之点也。如唐维《送沈子》:“杨柳渡头行客稀,罟师荡浆向临圻。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明谢榛《怨歌行》:“长夜生寒翠幕低,琵琶别调为谁凄。君心无定如明月,才绕楼东复转西”。

第47法:第三句用“唯有”或“独1有”、“只有”、“但有”二字作起,而第四句则或用“年年”、“时时”、“犹还”等字以呼应之。如唐杜牧《过勤政楼》:“千秋佳节名空在,承露丝囊世已无。唯有紫苔偏称意,年年因雨上金铺”;明huang甫濂《杨柳枝》:“韶华回shou怅离宫,梁苑隋堤荒草中。独1有江边杨柳色,垂垂还是怨秋风”。

第48法:“惟有”、“只有”等字著在第四句shou者。如唐刘禹锡《杨柳枝词》:“城外春风吹酒旗,行人挥袂日西时。长安陌上无穷树,惟有垂杨别离”;宋陆游《楚城》:“江上荒城猿鸟悲,隔江便是屈原祠。壹千五百年间事,只有滩声似旧时”。

第49法:第三句以“自从”或“壹自”作起者。如唐李益《隋宫燕》:“燕语如伤旧春,宫花欲落旋成尘。自从壹闭风光后,几度飞来不见人”;贾岛《马嵬》:“长川几处树青青,孤驿危楼对翠屏。壹自上huang惆怅后,至今来往马蹄腥”。

第50法:第三句以“好是”二字作起者。如唐韦庄《鄜州寒食》:“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好是隔帘花树动,女郎撩乱送秋千”;明时保《湖口县》:“青山壹簇几人家,帘卷湖光日未斜。好是客船来泊处,壹行官柳暗平沙”。

第51法:第三句以“若为”二字作起者。如唐柳宗元《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海畔尖山似剑铓,秋来处处割愁肠。若为化得

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宋苏轼《菡萏亭》:“日日移床趁下风,清香不尽思何穷。若为化作龟千岁,巢向田田乱叶中”。

第52法:第三句以“等闲”二字作起者。如唐令狐楚《少年行》:“家本清河住五城,须凭弓箭得功名。等闲飞鞚秋原上,独1向寒云试射声”;宋俞桂《江头》:“渔浦山边白鹭飞,西兴渡口夕阳微。等闲更上层楼望,贪看江潮不肯归”。

第53法:第三句以“正是”二字作起者。如唐杜甫《江南逢李龟年》:“歧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唐杜牧《南陵道中》:“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寒欲变秋。正是客心孤回处,谁家红袖凭江楼”。

第54法:第三句壹二及四五六字用“如此”二字者。如元杨维桢《张士诚席上作》:“江南岁岁烽烟起,海上年年御酒来。如此江山如此酒,老夫怀抱几时开”;清孙原湘《题扇》:“月光到地白于雪,花天香作云。如此乾坤如此夜,不知何处著尘氛”。

第55法:第四句第壹字用“又”字,第五字则用“壹”字或“数”字、“几”字,皆计算字也。如唐李涉《登山》:“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壹日闲”;宋陆游《夏日杂题》:“午梦初回理旧琴,竹炉重炷海南沈。茅檐三日潇潇雨,又展芭蕉数尺阴”;明陈献章《得廷实书》:“洗竹添花张户曹,忽抛闲散事煎熬。东门春水无人钓,又长溪头几尺高”。

第56法:末句七字中前后三字皆名词,但以中间壹字连缀之。如唐白居易《直中书省》:“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1坐黄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宋陆游《梅花绝句》:“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

卡尔曾说:“好有jz的知识是关于方法的知识”。冯先生从历代1381shou七言绝句佳作中所归纳提炼的56种作法,也许在信奉“至法无法”的读者看来,过于琐碎,甚至或许认为是“陈词滥调”,若“陈陈相因”,有碍其创造力的发挥。其理虽固然,而势未必行。不妨以书法类比。书家壹生追求,在有其独1特风格。然当其初始握笔,必从点画描摹作起,选帖、读帖、临帖、默帖,乃为其日常功课,此七言绝句56法,其犹唐代欧阳询“楷书结字36法”乎?其犹明代李淳“大字结构84法”乎?其犹清代黄自元“间架结构92法”乎?若36法、若84法、若92法,未有书家认其“琐碎”也,必视为至宝,奉为圭皋,时时研习,悟其妙道,以逐步

成其独1特风格也。冯先生在其《七言绝句作法举隅》自序中坦言“大匠能示人以规矩,而不能使人巧”,56法者,篇法、句法、字法之规矩也,守此规矩,渐入诗道,而后方能体会到“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壹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红楼梦》黛玉语)。

范文五:浅析昌龄的七言绝句

浅析昌龄的七言绝句

海江龙

【内容摘要唐代著名边塞诗人昌龄,所作之诗势雄浑,格调高昂,尤其

是将七绝推向高峰,故人称“七绝圣手”。其诗歌体裁很大分是易于入乐的七言绝句。内容基本上选用乐府旧题来抒写战士爱立功和思念家乡的心情。

他善于捕捉典型的情景,有着高度的概括和丰富的想象力。其诗歌语言圆润蕴

藉,音调婉转和谐,意境深远,耐人寻味。他的许多描写边塞生活的七绝被推

为边塞名作,《出塞》壹诗被推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由于昌龄的诗歌好

专于七绝,并且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后人称其为“七绝圣手”。

【关键词】典故;典型概括;清刚之美

唐代社会,家统壹,经济繁荣,为唐朝的对外开放奠定了雄厚的

基础。它对内引入域外文明,对外弘扬盛唐文化,社会生产、生活各个方面都

因此而呈现出变革的息,中孕育产生了高度发展的唐代文明。研究唐代的社

会文化,对丰富我们的历史知识,给人们以历史反思,历史借鉴,将有助于振

民族精神陶冶情操,使学术研究成果直接介入现实生活进而有助于社会主

义两个文明建设。因此,了解盛唐豪侠诗人昌龄的七言绝句就显的很有必要。 唐开元、天宝年间,经济繁荣,力强盛,涌现出大批稟受山川英灵之

而天赋ji高的诗人。他们“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言骨而建安为传,论宫商则太康不逮。”(殷璠《河岳英灵集》)初唐以来讲究声律辞藻的近体,与抒写慷慨情怀的古体汇而为壹,诗人作诗笔参造化,韵律与抒情

相辅相成,协律而出,情因韵而显,神来,来,情来,达到“声律那种

骨兼备”的wanmei境界,这成为盛唐诗风成的标志。开元十五年(727)前后,是盛唐诗风成的关键时期,武后时兴重视文辞的进士科,至此进壹步演变为

“以诗赋取士”,而且乡贡入试者的比重大大超过子监生徒,为各地有才华的

寒俊文士开大了入仕的希望之门。加之喜延纳才士的张说和张九龄先后为相,

长安成为四方乡贡文士的聚散地,过去那种由宫廷侍从文人集团主持诗坛的局

面,为各种松散的才子型诗人群体间的争斗妍所取代,诗歌创作“既多兴象,

复备风骨”,成不同的群体风格。[1]这期间有维、孟浩然等山水诗人,翰、

昌龄、崔颢等豪侠诗人,高适、岑参等边塞诗人,“诗仙”李白、“诗圣”杜

甫等,可见这壹时期群星照耀,光彩夺目。然而被称为七绝圣手的昌龄更与

众不同。

昌龄(698-约756),字少伯,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他早年居灞

上,曾北游河陇遍地,于开元十五年(727),登进士第,任秘书省校书郎,开

元二十二年(734),他又应博学宏词科登第,授汜水(今河南巩县东北)县尉。

约开元二十五(737)秋,因事被贬谪岭南。次年他由岭南北返长安,并于同年

冬天被任命为江宁(今江苏南京)县丞,世称江宁。在江宁数年,又受谤毁,

被贬为龙标(今湖南黔阳)县尉。安史之乱起,昌龄由贬所赴江宁,为濠州

刺史闾丘晓所杀。昌龄诗以边塞、闺情宫怨和送别为多,在生前久负盛名,

他的七绝与李白并称,被誉为“七绝圣手”。他的七言绝句的特点主要体现在《少

年行》、《长歌行》等作品中,昌龄是个慕侠尚、有酒且长歌的性情中人。

他在《郑县陶大公馆》中说:“儒有轻侯,脱略当事务。”不乏睥睨壹世的狂

概。他的壹再被贬,与不护细行的放纵不羁很有关系。因出身孤寒和守道

教虚玄思想的影响,他身上有种壹般侠士缺乏的深沉,观察问题较为敏锐,带

有透视历史的厚重感。他与翰、崔颢等都是豪侠型人士,他们热衷于人世间

的功名富gui,动辄以公侯卿,非常自信和自负,有种横绝壹世、骏发严厉的狂

概。尽他们入仕后的境遇与所追求的人生理想反差甚大,颇多失意之感

但仍不是雄杰之这群个性鲜明的豪侠诗人,多为寒俊文士,文学活动主要

在开元、天宝年间,他们的诗歌创作,具有豪爽俊丽而风骨凛然的共同风貌,

创造出了清刚劲健之美。以下对昌龄的七言绝句进行详细的分析:

壹、手法多样,多用典

昌龄在宫怨诗《长信怨》:“奉帚平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

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①出,这shou宫怨诗是借咏汉班婕妤之事而慨叹宫

女失宠之怨的。班婕妤是班固的祖姑母,初受汉成帝宠幸,后成帝偏宠赵飞燕

姊妹,他即求供养太后与长信宫,寂寞壹生。作者运用含蓄的典故写出了宫女

失宠的怨恨之情,没有谁会知道明天是正常的明天还是不正常的意外。“奉帚平

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徘徊。”金殿指明huang太后之处所,丰帚指明落寞的处境,

持团扇徘徊指明风韵犹在而心有所不甘。班婕妤曾做《怨歌行》,以秋扇之见弃,

喻huang恩之中断。“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古代以日喻君这里以

日影喻君的恩宠。昭阳殿喻赵飞燕姊妹受宠之地,丑陋的乌鸦尚可飞过殿前,

泽被huang恩,而幽闭长信宫的自己却连见huang帝壹面也不能。以黑比白,以丑比美,

以人比,对比奇特、寓意屈折 ,使人体会到寂寞感伤之ji。作者在《出塞》

中运用龙城飞将汉朝名将李广的典故,南侵的匈奴惧怕他,称他为“飞将军”,

这里泛指英勇善战的将军,昌龄是幻想能像李将军那样能使敌军闻风丧胆的

又有谁呢?诗人希望能起用良将,早日平息边塞战乱,使人民过上幸福安康的

生活

二、高度集中,典型概括

诗歌由于篇幅有限,因此,要求高度集中慨括地反映社会生活。七言绝句

只有短短四句,而“作绝句必须帕括壹切,笼罩万有,着墨不多,而蓄意无尽”,

以便收到“以少总多,清貌无遗”的艺术效果,所以,更需要做到高度的集中,

典型的概括。

昌龄正是以他卓越的典型、集中和高度概括的能力,“于区区四句之中,

将客观的事反映在作者思想感情上好切妥、好精彩的分,或作者主观中对

于其所接触的客观事有着足以感动人的处所,概括出之,又或即使小小

生活细节,皆人人意中所有而未尝之笔墨者,能写来明白如话,光景犹新,

读者由其所已写者可以推见其未写者,由其分可以推见其全体,即能于吟咏

之余,觉其情溢词外。

《出塞》(其壹)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两句,诗人用诗

歌超越时空的艺术手法,把不同时代、不同空间的溶入壹个画面,造成准

浑阔大的艺术境界。第壹句,是从远古的历史立意,把抽象的时间概念和具有

特定含意的具体联系起来,展示出从古及今,从今到古的悠长的历史时代。

第二句,又展示出从万里金闺到遥远的边塞广阔的空间。面对着雄关明月,戎

边的战士们自然会有种种诗意的悠远的历史想象—眼前这明月照临下的苍茫关

塞,从遥远的秦汉到现在,该演出过多少威武雄壮的话剧,该出现过多少可歌

可泣的英雄事迹!它是历史的见证。诗人就是这样让抒情主人公通过秦月、汉关

的诗意联想,抒写对力强盛、边防巩固的秦汉时代的追念,其中蕴含了丰富

的历史内容,也表现了对民族历史的自豪感。但关山如旧,明月如昔,而征人

未还,战士们不由得会发出“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慨叹,思

之情又显而易见。

《从军行》(其五),写挑河大捷,诗人没有绘声绘色地描写双方激战的过程

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只抓住“生擒吐谷浑”这好出色的壹幕,便画龙点睛

般地完成了对挑河大捷的艺术概括。这样写,并不使人感到简单、局促。因为

前两句巳交代了环境候之恶劣、军容之严整、士之高昂,这就予示了“前

军”胜利的必然性。同样,读者从“生擒吐谷浑”的战果,也可以想象得出战

斗的激烈和将士们杀敌的英勇,以及胜利后欢呼雀跃的动人情景,甚至还会想

更远更多。同样,《出塞》(其二),诗人只通过“鼓声犹振”、“刀血未干”这

两个细节的描写,便告诉了我们致胜之速、将士们的武勇超人。虽然没有写出

战斗的场面,读者自然也会想象得出。还有些诗句,如“黄沙百战穿金甲”(《从

军行》其四),明白流畅,但却蕴含丰富,概活力ji强,称得上是“片言可以明

百意”。戎边时间之漫长、战事之频繁、战斗之激烈、敌人之凶悍、战士之忠勇、

边地之荒凉、风沙之猛烈,都于此七字中概括无遗。诸如此类富于概括力的句

子,在昌龄的七绝中,比比皆是 。

三、 清刚之美的风格

“绝句”也称截句、断句、绝诗,是壹种诗歌体裁,壹般分为五言和七言。

绝句来源于汉魏晋南北朝歌谣,这壹名称大约起源于南朝,在梁、陈时已较普

遍地用绝句泛指四句短诗。唐以后盛行近体绝句,格律相同于八句律诗中的前、

后或中间两句。这壹诗体灵活轻便,适意于表现生活中壹瞬即逝的意念和感受,

因而为诗人们普遍使用,创作之繁荣超过了其他各体诗。唐人的绝句,在唐诗

中占有ji其重要的地位,其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影响之大,在唐代诗歌中都

[是名列前茅的,所以洪迈在《唐人万shou绝句》称是:“唐三百年以绝句擅场。”绝

句必须遵循定句、定字、定韵、对仗、合声律的规律,而其中好讲究平仄。

力在《汉语诗律学》中称:“七言在平仄上是五言的延长,在意义上也可以认为

是五言的延长。多数七言诗句都可以缩减为五言,而意义上没有变化,只不过

更畅,意更足罢了”。但就是这“更畅、意更足”才使得七言绝句所表达的

意义更加深刻了。李白与昌龄的七绝正是用短短的28字,融入了自己高超的

写作技巧、概括了人生百态、反应了当时的社会情况,就如前人对他们的评价

壹样,勿论有唐三百年,无复有骏乘者矣。被诗歌誉为“神品”或“七绝压卷”

的昌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

教胡马度阴山②”这是壹shou边塞诗歌中的名篇,主要内容是感叹边战不断,无

良将,诗把持续千年的边境多事、战氛难靖的历史现象,唐帝政治、军事上

的腐败。诗shou句好耐人寻味,具体含义历来争议颇多,明代李攀龙、清代沈德

潜都有自己的见解。此句以互文的歌咏边塞的天地,依然是可爱的秦汉时

[2]的明月,秦汉时的边关,可至今依旧战事频仍。二句写征人未还,也有穿越

空的的历史感,诗人所看到的,不是壹时壹地的出塞将士远去不回,而是千百

年来,绵延不断的热血男儿悲壮而惨烈的出征场面。有了第壹句的时间背景,

第二句诗词也就有了更加深厚的历史沧桑感。三四句借用汉时英勇善战、爱兵如子的“飞将军”李广的典态。全诗以浑厚的势,唱出雄壮豁达的主旨,韵流畅,壹呵成,千百年来壹直备受推崇。

以上从创作方式着手,探析了被誉为“七绝圣手”盛唐诗人昌龄七言绝句的艺术特征。由此认为:昌龄的七言绝句既有高度概括,又有以小见大的特征;既有委婉含蓄,又有情深意切的特征。构思新颖,想象奇特成诗人鲜明的个性。

【注释】 ①: 陶明溶:《诗说杂记》

②: 昌龄:《诗格》

参考文献】[1]《中古代文学史(壹)》,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唐诗宋词鉴赏辞典》,延边人民出版社

X

打赏支付方式: